首页 > > > >
素雅古意蘘荷香
发布时间:2022-07-28     


“四时俱可喜,最好新秋时。”每当夏秋时节,蘘荷便应令上市,或淡绿或紫红的卵形花苞,粉嘟嘟的,如清雅秀丽的女孩,似含苞欲放的莲花,带着大自然的气息,芬芳扑鼻,鲜亮养眼。


蘘荷,是姜科姜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又名野姜、芽荷、嘉草等,在中国已有两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早在西汉时期,目录学鼻祖刘向在所著的《九叹·愍命》中就提到了蘘荷。“折芳枝与琼华兮,树枳棘与薪柴。掘荃蕙与射干兮,耘藜藿与蘘荷。”蘘荷原属野生,宋代药物学家苏颂在所著的《本草图经》中对其有明确叙述:“春初生叶似甘蕉,根似姜而肥,其根茎堪为菹,其性好阴,在木下生者尤美。”后人根据此言及相关附图中的形态考证其为姜科植物。《本草图经》中还引用了《荆楚岁时记》中所记载的“仲冬以盐藏蘘荷,以备冬储”,用来证明在古代民间早已有腌制蘘荷储藏为过冬食品的经验。


在日本,蘘荷被唤作“茗荷”,东京有地名叫作“茗荷谷”,可见它到日本的历史也很久了,相传最早是由鉴真和尚从江苏如东传入。


在中国,蘘荷主要分布于江苏、安徽、浙江、湖南、广东和贵州等地。每到夏末秋初,蘘荷便犹如春笋般破土而出,且生命力极强,栽种于林下屋角,活则年年有取,一劳永逸。蘘荷“其根有赤、白两种,食用以赤者为胜,入药以白者为良”。红色的采摘期比白色的稍早,味道比白色的辣,纤维含量高,但个头小;白色的味道较淡,纤维含量低,但汁水多、个头大。蘘荷极少病虫害,无需施肥用药,其嫩茎、嫩芽和花轴芳香微甘,都可食用。它富含维生素、氨基酸以及有“第七营养元素”之称的膳食纤维,是天然绿色蔬菜之王,素有“亚洲人参”的美誉。


蘘荷的吃法多样,煎、炒、炖、烧,皆成美味。蘘荷炒肉、蘘荷炒蛋、蘘荷炒辣椒、清炒双荷,各具特色,别有风味。掰蘘荷讲究时令,如掰得早了,因为没有长透,那种辛香不够充盈圆满;如掰得迟了,则纤维老化,吃起来柴得很,嚼不动。蘘荷做菜时以不加或少加辅料为最好,保持蘘荷的个性,呈现蘘荷的真味。在大鱼大肉和油腻吃多了的时候,来一盘乡野风情的凉拌蘘荷,或是蘘荷炒毛豆,那真是人见人爱,缕缕清香,丝丝爽口,尤其是那股药香足以让你消脂解腻、神清气爽。


蘘荷集观赏、食用、入药于一身,西晋文学家潘岳曾有诗云:“蘘荷依阴,时藿向阳。绿葵含露,白薤负霜。”当蘘荷的花苞随着秋风逐渐老了,便贴着地面,开着乳黄色或白色的花朵,似兰花般清新淡雅。蘘荷的花、叶、根皆可入药,有止咳化痰、活血调经、清热解毒、明目消肿等功效。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谪永州时曾写过一首诗《种白蘘荷》。“血虫化为疠,夷俗多所神。衔猜每腊毒,谋富不为仁。蔬果自远至,杯酒盈肆陈。言甘中必苦,何用知其真。华洁事外饰,尤病中州人。钱刀恐贾害,饥至益逡巡。窜伏常战栗,怀故逾悲辛。庶氏有嘉草,攻禬事久泯。炎帝垂灵编,言此殊足珍。崎岖乃有得,托以全余身。纷敷碧树阴,眄睐心所亲。”从字面上看,诗中描述白蘘荷(嘉草)是可以防中蛊的,是否属实难以考证,诗人更多的是以借喻手法,对当时的官场作了深刻的讽喻,表现了自己有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在困境中不屈不挠的品格。不过民间倒是曾经流传过一个关于蘘荷药用的秘方,如若稻麦芒入眼中不得出,只需用蘘荷根心之汁滴入,即可消解。


人们喜欢蘘荷,香甜中带点苦,有素雅的古意,品蘘荷犹如品味人生。因其香气浓烈,外地来客也有一时间不能适应和接受的。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健康饮食成了大众的普遍追求,绿色无公害而又食药兼用的蘘荷便身价倍增,从寻常百姓餐桌悄然登上酒店大雅之堂,成了宴请宾客的特色佳肴。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