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抗战大事纪要
发布时间:2018-09-08     


1937年


8月17日日军4架飞机从东南方向飞临南通城。日机在基督医院上空盘旋,投下3颗炸弹,一颗落在医院食堂,一颗落在医院后门马路上,还有一颗燃烧弹投向病房大楼,从四层一直炸到二层楼的手术室。顿时病房大楼、药房、储藏室烟火滚滚,弹片、瓦片乱飞,厨房、营养部的房屋倒塌,电杆折断。病员、医护人员死的死、伤的伤。炸死医生2人(林克贞、王道炜),化验技士1人(申佩宜),护士3人(朱永鸾、常竹生、徐瑶),工友6人(陈五、张三、宋师母及三名瓦工),病员7人(杨淦等)等共19人。炸伤护士6人(许丽卿等)、工友4人(顾连生、陈嫂子等)。这次轰炸,医院病房楼被炸成一片废墟。医疗器械、药物大多被炸毁。此外,美籍管理人员浦尔琪住宅及临近民房20多间也被炸毁。


8月如皋春泥社创办《救亡》十日刊和《民族解放》十日刊。


10月 1937年秋,徐惊百、邹强、吴质、孙卜菁等二十余人组织了抗日义勇宣传队,并通过关系进入国民党五十七军一一一师(原属东北军,抗战爆发后奉命移师长江下游布防)政训处,在一一一师中共地下工委领导下,以编辑出版报纸、刊物,通过街头讲演、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受到国民党爱国官兵和南通城乡人民的欢迎。


1938年


1月30日南通金沙商会在城隍庙前向战争所致的灾民施粥,四乡饥民蜂拥而来,照墙被挤倒,13人被压死。


3月17日日军5000余人从姚港登陆,南通城沦陷。


3月18日日军飞机轰炸如皋城,在北门投下数枚炸弹。


3月19日中午1时,日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没有遇到抵抗,直入如皋城,四处搜捕、抢掠。如皋城西门和北门的两家典当及恒大、恒昌、春生福、郭子记、福和等店铺损失惨重。如皋泰来面粉厂的面粉被抢劫一空。如皋公裕栈被抢走面粉4万多袋、豆饼10万公斤、火腿2万只。如皋城北门外公裕钱庄被抢走银圆5000元。


同日日军纵火焚烧如皋城南门吊桥至地藏庙间的房屋,其中明代所建的大觉庵200多间房屋全被烧毁。


3月20日日军出如皋城西门下乡“扫荡”邓园、庆余、夏家庄,杀死农民18人,烧毁房屋100多间。


同日驻如皋城日军至西乡“扫荡”,国民党如皋县常备第三大队奋起抵抗,二分队队长高守亭、小队长孙进及6名战士阵亡。


3月21日日军由南通向海门进犯,先后占领海门县治茅镇及三厂、青龙港、四甲坝等地。国民党海门县政府退驻江家镇。随后,地方民众扶老携幼,纷纷外逃或迁往乡间。


3月24日部分群众去南通小海大撇港地主陈汉亭家借粮,被认为是游击队而被汉奸出卖给日本人,14人被枪杀。


3月25日至30日日本侵略军数次到新港镇烧杀。3月25日,日军来到新港镇,在城隍庙杀死1名青年。3月27日,一卡车日本兵又窜到新港镇,一下车就用机枪扫射,打死平民18人。3月28日、29日,日军两次窜到新港镇,见房就烧,烧毁房屋1300余间,打死无辜群众40余人。3月30日,日军窜至和新港镇相邻的狼山,抓走7人,在黄泥山附近杀死4人。日军在新港镇的数次烧杀中杀死群众72人。


3月26日日军在如东岔河实施烧、杀、抢。日军为在顾某家所在地建炮楼,烧毁顾家6间房及粮食、衣物等。同一天还烧毁潘海伍等11户房屋89间及其他财产。


3月27日日军首犯如东掘港,途经马塘,如皋县大队埋伏在孙家店,伏击日军汽艇。日军汽艇在汪家渡靠岸,从后面包抄县大队,沿途枪杀17名群众,枪杀18名战士。


3月28日驻如皋西来日军奔袭水洞口,强奸妇女数名,全村鸡鸭被抢光。


同日日军从如东双甸到岔河一路烧杀,在岔河原白石乡一保烧毁潘林高等6户33间房屋及其他财产。


同日日军从如东岔河镇五敢桥向东,烧毁吁成富等27户草房、瓦房共194间及家具、牛1头、猪8头。


3月29日日军撤离汇龙镇。抗日义勇军进驻,镇压扯起太阳旗欢迎日军的汉奸败类。启东政界人士组织“政务委员会”代行县政。


3月日军宪兵队长崛内三郎等在一个略懂日语的汉奸献媚下,将躲藏在如皋西门章家祠的12名“扬帮”妓女关到西门外一民房,剥去外衣拍摄裸照,然后再行强奸。


同月驻守海门麒麟据点的日军,下乡侵犯新昌乡(今属麒麟镇境内),该乡龚姓乡民等10余人遭炸弹袭击。共毁房屋45间,器具等物品若干。


同月日军侵占海门长乐镇(今属常乐镇境内),用硫磺弹炸毁境内最大、建于清咸丰十年(1860)刘澄如经营的和济典当,损失惨重。其中房屋142间,还有抵押品、有价证券、现款、器具等。


同月日军炮轰长乐镇陆大兴棉花行,毁房屋9间和机械、运输设备、现金及其他生活用品。


同月日军占据海门三厂镇后,“椿记木行”被毁房屋16间及现金、存货等。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长乐镇,炸毁二十八圩社仓房屋8间,损失用于救济的元麦、山芋干若干及部分运输工具。


同月日军焚毁海门长春镇小学(今属麒麟镇境内)房屋8间及部分器具。


同月日军炮击海门县第三区区公所(驻长春镇,今属麒麟镇境内),毁坏房屋13间和部分运输工具及其他生活用品。


同月驻守海门麒麟的日军侵犯三条桥(今属悦来镇境内),乡民龚鹤三45间房屋及部分农具农产品遭损坏。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县城(时为文武示范镇,现称海门镇,下同),建于清乾隆年间的中山堂部分房屋门窗、墙壁被毁,35件器具散失。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县城,县教育局部分房屋遭破坏,散失器具150件及其他设施。


同月日军侵占南通城以后,把中国第一个博物馆——南通博物苑的亭榭池馆毁损得残破不堪,野蛮地将馆内冬青短篱、美花异木砍去,搭建马厩,饲养军马,又在空地任意搭起厕所。人们一进博物苑大门,便闻到令人欲呕的臭气。日军把南馆、中馆、北馆的窗户全部损坏,馆内历史文物散失得所剩无几。收藏古今珍物最富的南馆里,一尊大铁佛倒仰在地,支离破碎;南馆四周石刻文物只剩少数石马,其余都不见踪迹。


4月1日日军至如皋丁堰镇东北角水月庵一带纵火,6户民房被烧毁。


4月6日清晨,50多个日军分头奔向汇龙镇主要街道(今彩臣街、团结街)疯狂烧杀,日军点燃红绿色引燃纸投入柴堆或向房屋发射硫磺弹,汇龙镇顿时四处着火,日军把守主要街口,不许救火。大火持续烧了三天三夜,700多间瓦房化为灰烬(占全部房屋的2/3以上),五楼五底的义仁祥油坊、顾同和南货店的红糖被烧得四处流淌。薛士元老人等行人被当场打死,30多人尸卧街头、河中,2000多市民无家可归。


3-7月下旬海安镇先后有25人被杀,7人被强奸。


4月9日瞿犊率部在石陀港伏击由海门开往汇龙的两只日军运输船,日军弃船逃走,这是启东地区抗日战争第一次胜仗。


4月10日日军30余人在启东石陀港河西建群乡大烧杀,杀死平民2人(蔡国章父亲、寿母桥南朱某),打伤2人,烧死猪羊100多头,烧毁尚平女子小学所、民房38家80多间,烧毁沈忠义布行、竹园等。为防止日军烧到河东边,老百姓拆除了2座木桥。


同日日骑兵60余人侵犯如东栟茶,杀害居民10余人。


4月13日驻如东丁埝的日军到石甸“扫荡”,烧毁吴明山等5户33间房屋及其他财产。


同日日军“扫荡”如皋江安区蒋家庙,烧毁97户民房400多间,烧死4人,打死9人。


4月15日日军撤离启东汇龙,抗日义勇军和瞿犊部队联合设伏于日军必经的久隆镇。抗日义勇军伏击西路日军,受日军夹击,参谋长嵇维灿等24人阵亡。


4月16日日军将在汇龙抢到的大米、面粉、绸缎、布匹等用船载西运(共十大船)。抗日义勇军一个小队在圩角镇西三四里路的大成校附近袭击日军。日军上岸后放火烧毁附近几十间房屋。


4月16、19、22日通如右翼指挥部第三支队第二大队大队长陈玉生部先后在曹家埠、黄家市、季家市一带与日军作战,毙伤日军30余人,陈部亦伤亡50余人。


4月17日至18日日军火烧启东高家镇河东沿河店面20多家,打伤1人。


4月18日日军一汽艇在海安东10多里的西场陆堑遭如皋县保安队袭击后,从陆堑向西到印家码头,沿河两岸放火烧毁108户草房365间,瓦房75间,粮食324担,家禽1670只,家畜864头,服饰1080件,生产用具864件,生活用具972件,树木2080棵。打死救火群众9人,2个小孩被烧死。


同日日军侵占吕四镇后,大肆抢劫,抢走吕四大户人家的很多古玩字画。在黄宝斋裱画店,连老百姓为其祖先裱的遗像,也当作古董被洗劫一空。德昌祥布店的钱柜被砸开,现金被抢光。震泰茶食店里的现金也被抢走,茶食吃光。镇上每家都遭抢劫。


4月20日日军在如皋城四个城门外烧毁商店、学校、寺庙、民房191户1300余间。


4月21日南通陈桥一条街被日军纵火烧毁,70多户无家可归,财产损失无法统计。


4月22日日军再次到如皋蒋家庙“扫荡”,烧毁民房20余户, 800多人的村庄到处残垣断壁。


4月23日日军“扫荡”如皋白蒲西的薄刀池,烧毁10多户民房,打死1人。


4月28日国民党地方武装在民众支持下围攻南通城,毙伤日军近30人。


4月30日日军以喷火器烧毁如皋城东、北门外沿河房屋。北门外计烧毁75家店面500多间房屋,东门外烧毁贴近城河街头的所有房屋。


春如皋日军“神山烧杀队”100多人,扛着太阳旗,直奔海安雅周区一带大肆烧杀抢掠,在孙庄烧毁30多间民房,10多名妇女被强奸。


春日军修筑五里庙桥,到海安镇花园村,将韩紫石大花园的150棵树、苏乔圣、周文华两家柏树近200棵及曹文宝大园沟四周的100多棵树锯光。


5月初驻海安东丁家所镇的国民党保安大队二团攻进如城,战死30多人。


5月3日日军再次“扫荡”如皋白蒲西的薄刀池,打死农民7人。


5月4日 10多个日军窜到唐闸河东渔稚港河北的育婴堂,使用燃烧弹,从育婴堂烧起,经三牌楼、十里坊一直烧到猫儿桥。大河两岸十几里,顿时一片火海。300多户居民数千间房屋,不到一天即化为灰烬。育婴堂里16个婴儿当场被活活烧死。两个患病的姑娘因不能起床,被烧塌的屋梁压死。一些想救火的百姓也被日军开枪打死。由于日军的大烧杀,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无家可归。


5月8日(农历4月9日)日军从南通城出发下乡“扫荡”,见房就烧,逢人就杀,仅有10多户居民的麻虾子榨被付之一炬。杀死无辜平民25人,烧毁房屋121间。


同日日军烧杀队扑向南通县任家园和张家园(今属崇川区观音山镇),当地百姓见势不妙,争相躲逃,老弱妇孺和拖儿带女的来不及远走,只好躲在川猫儿河边的芦苇丛中。日军发现有人,就用机枪、步枪由南到北疯狂扫射。面对倒下的尸堆,日军恐有人存活,又用刺刀沿着尸体逐一戳过去,鲜血染红了河滩,染红了川猫儿河水。躲在河滩芦苇丛中的难民共110人,除了两个受伤的后来从死人堆中逃生外,其余108人全部遇难。其中张金寿一家8口均遭残杀,李素姑娘抱着婴儿正在喂奶,母子俩被日军子弹射中,一齐倒在血泊之中。


5月12日驻如东丁埝的日军到崔家河一带“扫荡”,烧毁民房16间及粮食等财产。


5月22日日军烧毁如东石甸陈英宜家五层一顶的楼房、东厢及全部财产。


5月26日日军从如皋向北侵犯丁家所(现名丁所),遭驻丁所国民党保安二团薛承宗部队的抵抗。气急败坏的日军随即从如皋调来100多人,先用炮火轰击,然后在丁所沿河两岸放火烧毁店房、民房970余间,杀害许百才、李长银等72人。


5月29日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向如皋石庄推进,国民党江苏省常备一团团长何克谦率部抵抗,排长李惠及20余名士兵阵亡。


同日驻如东丁埝日军一个小队到石甸镇“扫荡”,遭国民党常备二团薛承宗部伏击,死伤30余人。日军200人前来增援,激战中,薛部牺牲80多人。


6月7日如东石甸街陈子中等20余户140多间房屋及财产被日军烧毁。


同日日军在如东石甸、崔家河一带烧、杀、抢,至7月26日,共烧毁房屋2345间及其他财产,杀死群众21人,抢走猪、牛30多头。


6月中旬一天,如城东门外农民王进忠进城挑粪,衣袋里装有田间劳动时拾到的4粒蚕豆,被城门口日军查出,被指为是中国兵的暗号,即向日军宣抚班班长横山震报告。横山随即下令各城门守备军警将身藏蚕豆的进城农民全部抓起来。各城门照此查捕了农民27人,交日宣抚班刑讯。后,除两人花钱保释,其余25人均被以“莫须有”罪名在南门外斗姆宫惨遭杀害。当时,由日军内田、竹内亲自行刑,先将遇害者两眼用布蒙住,然后剥光全身衣服,被日军当活靶,用军刀一一劈死。史称“蚕豆血案”。


6月18日日军再次到白蒲西边的薄刀池纵火烧毁了10多户房屋。


7月15日日军从南通城到金沙,途经西亭镇,见人就开枪,5人被打死。


7月16日日机一架轰炸海安曲塘镇,投弹两枚,炸死炸伤10多人,炸毁房屋30多间。


7月19日下午3时,日机一架轰炸李堡镇,居民仲延桢被炸死,地处人民剧场东侧由红十字会储备的“丰备义仓”粮库被炸毁,李堡镇东街、南街炸死炸伤群众20余人,房屋炸成一片瓦砾。


7月日军在海安李堡镇设“慰安所”,不少妇女惨遭蹂躏。


8月1日日军窜至通州兴仁镇,杀害张凤山等26名群众。


8月2日日军到如东石甸一带“扫荡”,烧毁圣宜仁等18户100多间房屋及其他财产。


同日驻如东丁埝的日军下乡“扫荡”,烧毁张从英等4户房屋40间及全部财产。


8月初特务总队一个大队(王兴宇任大队长)受命赴刘桥,一中队与日军交战,牺牲10多人。


8月6日日军火烧如东双甸镇,烧毁东西街刘成哉等64户413间房屋及全部财产


8月12日日军“围剿”驻防海门土地堂(今属树勋镇境内)的通崇海启四县抗日指挥部独立大队。由于兵力悬殊,独立大队26名指战员全部牺牲。


8月20日日机5架轰炸启东吕四,投弹23枚,其中8枚在居民区爆炸,炸死平民近30人,伤数十人。


8月21日 10时许,日军两架轰炸机在海安西寺周围投弹6枚,炸死5人,伤3人。


同日日军出如皋城向西“扫荡”,8名无辜群众被杀,2人受伤。


8月22日下午,如东马塘的日军下乡“扫荡”,将居住在马北乡北5保刁吉如等6户30多间房屋和其他财产烧毁。


8月23日日军飞机3架再次轰炸海安曲塘镇,炸毁房屋20多间,炸死数人。


同日日军出如皋城向西“扫荡”,杀害夏家庄农民田久余等4人,高家庄农民顾元高等3人、伤1人,吉力庄农民戴顶富等4人。


8月24日日军飞机4架第二次轰炸吕四,投弹6枚,至少炸死8人,炸毁西街聚景园与南街典当行等113间房屋。


8月28日日军进攻海门县立师山实验小学,80间校舍、850件办公桌椅、1500册图书及其他生活用品全部被毁。


8月中国共产党江北特区委员会在上海成立,负责南通、如皋、海门、启东等地敌后工作。省委指定唐守愚(唐绍宗)任特委书记,陈伟达、吴佐成为特委委员。特委的建立,使通如海启地区的党组织在中断了五年之后,得以重建和恢复,到1940年8月,建立了十几个党支部和党的基层委员会,党员人数达到150余人。特委认真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江苏省委在新的历史时期关于地下斗争、武装斗争、统一战线等重大方针、政策,广泛开展抗日宣传动员,扩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直接掌握、控制了部分武装,为黄桥决战胜利后,新四军和平进驻通如海启地区,为各县县委的重建以及苏中四分区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开辟,在政治上、组织上准备了极其有利的条件,创造了比较坚实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发现、培养了一批经过艰苦斗争考验、素质较好的干部。


同月日军拆毁驻海门县城的大生三厂分销所房屋27间及其他物品。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县城,中华汽车公司、大东汽车公司及海鸟、连裕、东海汽车公司的各型汽车71辆被毁损。


同月日军拆毁海门县城建于1913年的巽园房屋84间及桌椅等生活用品。


同月日军焚毁海门明星印刷所印刷机器3部及其他印刷设备、设施。


夏如皋城日军炮轰柴湾八尺沟,国民党常备一团第一营坚守阵地抵抗,团部派警卫连支援,激战3小时,连长李敬业等17人受伤。


9月4日晨,40多个日军到如皋大石家庄“扫荡”,烧毁162户300多间民房。


9月21日日军进攻新丰乡(今属海门镇境内),当天,该乡乡民陈陆氏等37户财产遭损毁,其中房屋126间。


9月25日驻如东丁埝的日军“扫荡”,烧毁石甸冒素珍、徐福来家房屋财产。


9月26日驻如皋石庄镇的日军大西猛联队长、宫本中队长、笠原特务长和竹村、小林、松井3个小队长,带领日、伪军警自五厢庵渡口至河东大石家庄扫荡。日军抓住农民顾伯达、潘生俊,强迫其撑渡船。当第二批50多个日军全挤上船后,顾伯达、潘生俊暗中动作,将船弄翻,日军全都落水,淹死日军联队长、中队长、特务长、小队长和民政长5人,另有3名日本人受伤。敌人恼羞成怒,第二天到大石家庄一带疯狂报复,烧去87户民房300多间,烧死、杀死群众89人。当时拉伕30多人,为日军抬死尸与抢掠的物资到石庄镇,日军又杀害民伕18人。


9月28日日军怀疑南通芦泾港周公油坊躲藏有中国兵,枪杀了周志祥夫妇,还将70多间房屋、300多吨油、10吨粮食、2头牛及家具、农具全部烧毁。当场烧死1名工人,抓走4名工人到敬孺中学加以杀害。


9月29日,日军火烧如东双甸镇,镇东的郁海山弟兄四人房屋共14间被日军烧毁。


9月日军第一次侵犯通州三余镇,8名妇女被强奸。


同月日军侵犯海门中兴乡(今属三厂镇境内)后,强行搬移“杨协泰窑货石灰行”经营地,被毁房屋6间,炮毁“黄万顺油坊”。其中房屋16间,货物近65000元。


10月日军焚毁海门县城东首的一所小学房屋30间,课桌、铺板等器具460件,书籍320册。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私立能仁中学,54间房屋、6900件器具、12500册图书被损毁。


秋在日军侵占的南通城,烟毒泛滥,街头巷尾,到处是烟馆。日军的这一手既可敛财,又可毒化中国人,可谓一箭双雕。更为可恨的是日军通过汉奸成立了“戒烟局”(在寺街梁宅),这实际上是一个承办征收鸦片税的机构,兼发“土膏店”、“售吸所”的执照,使贩卖毒品合法化。当时向“戒烟局”领取执照的共31家,“安乐宫”、“新新”、“爵禄”是较大的鸦片烟馆。但实际上不止此数,有的不用领取执照,就在日本浪人、汉奸包庇下贩卖吗啡、海洛因等毒品。


11月日军焚毁淮海印刷所房屋15间及全部印刷设备、设施。


同月日军进攻海门县城,毁损建于清道光年间的都天庙房屋9间,神像56尊,祭器72件及部分其他物品。


同月建于乾隆年间的海门师山观音殿被毁房屋2间,器具51件及部分其他物品。


同月海门县城文峰塔、文成桥及房屋7间被毁。


同月海门醒民乡殷兆章、朱方郎、姜再福,移风乡黄其玉、朱昌贤(今均属天补镇境内)先后被日军杀害。其中殷兆章因反抗日军抢掠被杀死,朱方郎被拉伕时中弹死亡,姜再福被诬杀死。


12月22日日军又犯三余,烧毁民房30多间。


1938年海门电气公司遭日军进攻,损坏马达1座,火表100只,房屋13间及部分线路和财物。


同年日军侵占金沙镇,金星电气股份有限公司4台发电机组被日、伪军用于军事照明和电网。1941年,发电机组毁于战火。


同年日军侵占南通后,横征暴敛,民国政府收入中断至抗日战争结束。1934年,民国政府地方预算岁入1094692.35元(银元)。


同年南通县城外的唯一一座剧场——金沙剧场被毁。



1939年


1月9日国民党江苏省保安五旅张能忍受省府主席韩德勤之命扣留筹建苏北人民抗日纵队的费一夫。10日,瞿犊和王进由久隆赴汇龙商讨部署部队工作,并与张能忍交涉,营救费一夫。在回二厂经张能忍部驻地合兴镇时,被张扣留。当夜,瞿、王二人惨遭杀害。11日晨,费也被杀。


1月17日国民党省保安一旅薛承宗部陈昆三营攻打如皋石庄日军据点,深夜11点发起进攻,至清晨7时,率先冲入石庄镇的排长李德本、王书义等30多人英勇牺牲。


1月日军侵犯通州兴仁镇,烧毁房屋20间。


2月24日日军在海门县城焚毁沈成经营的“沈成记”粮行和烟纸店,龚财仁的点心店及陆士芳的理发社。


2月28日日军侵占海门县城吴某衣庄,焚毁全部服饰及衣料。


3月25日日军拆毁建于1919年10月海门关岳庙全部庙房,计20间及部分生活用品。


3月日军焚毁海门县城汤炳文经营的合泰油米行,损失房屋11间,米250石及其他百货。


同月日军强行占领大生各厂,实行“军事管制”,改名为“江北兴业公司钟渊纺厂”,大生一厂称“江北兴业公司钟渊纺厂江北第二厂”,大生副厂称“兴业公司钟渊纺厂江北第一厂”,大生三厂称“兴业公司钟渊纺厂江北第三厂”。日本兵侵占工厂后,在工厂的四周筑起高高围墙,墙头上布满铁丝电网,四边要口筑起碉堡,放工桥口站着持枪的日军岗哨,日夜戒备森严,对工人进行法西斯统治。工厂复工后,日军强迫每个工人在胸前挂上一块写有工号、姓名的牌子,拍成照片,以便把工人紧紧地捏在他们的魔掌之中。起初,大生一厂只有740人上班,为原有职工的10%,后时有增减,最多时也只有1200人。1940年后,工厂用破布、旧棉絮、烂麻袋为纺纱原料,造成50%的梳棉机损毁,70%以上的零部件损失,能正常运转的机台不足20%。从1939年3月到1943年7月日军劫管期间,大生全部流动资产概被劫夺,约值当时法币300余万元,折合棉纱约5000箱。另据统计,在日军经营期间,大生一厂日均产纱4.7件,三厂日均产纱7~8件。1943年日军将纱厂“发还”后统计,日军强占前资产总额为736.45万元(法币),“发还”后按原价计算为329.38万元,净损失407万元,占资产总额的55.4%。


4月13日海门地方抗日武装陈才福部80余名士兵,在兴隆镇(今属天补镇境内)附近伏击由南通而来的日军。下午1时许,从茅镇出发的日军(2卡车)由大兴镇向北行驶时,遭伏击队员袭击。日军继续向北行驶一段后,便向伏击队员反扑而来。因抵挡不住日军的疯狂射击,伏击队员迅速撤退。期间20名队员阵亡。


4月15日通州金沙区抗日自卫队与常备第十旅某部在金沙西三姓街吴家园伏击日军,毙伤日军30多人,常备十旅牺牲20多人。


春驻如皋丁堰镇日军到丁堰西北的石家庄“扫荡”,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农民于三儿激于义愤,用菜刀砍死1个入室抢劫的日本兵。次日晨,日军疯狂报复,纵火烧毁32户农民的住房与冒华昌油坊。


5月6日日军围攻通州兴仁南周家小桥陈明二家的游击队员,5人被杀死。8日,日军包围陈明二家,烧毁房屋30多间。


5月16日张能忍部队遭骑岸镇、金沙镇的日军袭击,39人被打死。


5月日军拆毁海门连元镇小学(今属德胜镇境内)房屋12间,搬用桌椅206件,焚毁图书424册,损毁生活设施69件。


同月日军拆毁建于嘉庆六年(1801)的海门文昌宫正、后殿、门楼等房屋20间,搬用桌椅铺35件。


6月29日日军飞机轰炸通州石港镇,投下12颗炸弹,炸死居民21人。炸毁民房13间,渔船数只。


6月日军拆毁海门县城溥善堂职员住房门房等15间,搬用桌椅铺40件。


7月12日日军下乡,烧毁如东新店乡二保四甲的曹庵寺庙,共12间房屋,香火旺盛的曹庵寺庙毁于一旦。


同日如皋白蒲的日军下乡“扫荡”,烧毁新庵乡三保二甲殷长荣等3户房屋22间及其他财产。


7月里下河某地的3条船从如皋丁堰东闸桥向石甸方向航行。日军诬指这3条船是游击队的,将船上老少18人绑架上岸,枪杀于丁堰镇东三元宫旁,只有1名女孩未被发觉幸免于难。


8月7日上午9时许,日军两架轰炸机在通州三余上空投弹12枚,先后有7枚炸弹分别在泰济公花粮行、姚恒鼎店对面、三厂收花处以及电灯厂北面等地方爆炸,炸毁房屋几十间,死伤百姓50多人。


8月日军进攻海门县城时,拆毁徐公祠1幢,被毁房屋17间及桌椅床铺等。


9月13~15日日军飞机连续三天轰炸启东吕四。13日,4架日机轰炸吕四镇,炸弹在大庙滩(现鹤城公园)爆炸,炸死居民江义成等4人;14日日机2架轰炸公立小学(现吕四中学),炸死居民3人。


9月14日日军飞机2架轰炸启东境内的大生二厂,把当时启东最大的纺织厂彻底炸毁。二厂占地75亩,厂房210间,楼房2幢,主要设备:清花机8台,成包车18部,钢丝车、棉条车36部,粗纱、细纱机160部,摇纱机120台,织布机240台,蒸汽机3台。据1946年2月南通大生副厂(即二厂)战事损失评估(含日军管理期间),房屋、生产设备、原动及修理机器、纺织机器、物料、货物等6大项目总计5228万元(1937年法币之估价,折算成1946年2月法币为8.201亿元)。同时炸毁沿街店面100多间,炸死约40人(含附近居民)。


同期日军在炸大生二厂前,烧毁了启东久隆镇一家木行,后又到二厂烧毁宋元良、杨允富2幢楼房,再到方兴村烧毁房屋20多间,久隆镇久西村张连清母亲被日军打死。


9月24日日军飞机2架轰炸启东吕四,炸死5人。


秋初日本飞机1架轰炸海门万家镇(现已坍入江中),投弹2枚,炸死该镇居民2人,炸伤多人, 20多间瓦房倒塌。


10月日军拆毁海门县城杨云鹤义庄1幢,房屋8间及床铺桌椅等生活用品。


12月1日日军侵入通州东社镇,国民党某部九团二营还击, 22人阵亡。日军追击中枪杀农民马之进等4人。


同日日军突袭通州东社镇,烧毁32户房屋252间,其中瓦房229间,草房23间。


12月24日日军焚毁边靖乡(今属海门镇境内)徐宝荣瓦房9间,草屋1间及生活用品,其中布93匹(徐时任第一区区长)。


12月驻守海门麒麟镇的日军炸毁黄毓华经营的洽昌典行,损坏房屋96间,损失一批现金、有价证券、金银、保管、抵押品等。


同年日军进攻海门县城,县游民习艺所被拆毁房屋36间及生活用品。


同年日军进攻海门县城,县公安局、城区分驻所、警察队、看守所、监狱署共被拆毁房屋91间及部分器具与办公用品。


同年日军进攻海门县城,海门县政府被日军拆毁房屋69间及办公用品等。


1940年


1月8日国民党省保安一旅薛承宗部第三营攻打如城北门外日军据点,从夜10时一直战斗到次日9时许,未能攻克,伤亡较重,阵亡23人。


2月20日日、伪军下乡“扫荡”,烧毁如东洋口镇陆明根等3户房屋10间。


2月22日栟茶日、伪军建碉堡,下乡拆毁缪东玉、鲁国惠2户瓦房共16间。


3月18日国民党省保安四旅何克谦部,分路攻击侵占靖江县的靖江城、斜桥、横港,如皋县的如皋城、磨头、新生港、张黄港等地的日军。战斗中30余人负伤,8名士兵阵亡。


3月日军占据海门青龙港火车站,拆毁部分办公用房构筑炮台,损毁部分器具。


4月18日日本飞机轰炸如东掘港,炸死炸伤军民10余人,毁房数十间。


春日军到如东丰利小学“扫荡”,将门堂3间(含图书馆),校长宿舍3间,教师宿舍2间,教室12间,厨房2间,一幢楼房12间,及一个大亭,一小桥及桌凳等烧毁。


5月16日日军拆毁通州余西区公所、公安分局、孔庙等处房屋52间。


5月从海门县城、三厂下乡“扫荡”的日军到海中区占先乡(今属三阳镇境内),烧毁夏成龙等4户房屋19间。


6月15日日军进攻如东石甸街,烧毁陈卓家18间中药店铺,包括所有家具及中药材。


6月19日驻岔河的日、伪军下乡“扫荡”,烧掉双甸丛坝乡朱广余等22户房屋100多间及全部财产。


8月3日新四军进入卢港、江安一带,开辟如西抗日根据地。


8月下旬“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在黄桥建立,管文蔚、陈同生分任主任、副主任。同时决定建立泰兴、靖江、如皋等县抗日民主政府,委任了县长。


9月中旬中共江北特委撤销,中共如皋中心县委成立(11月改为南通中心县委),钟民任书记,周一峰任组织部部长、洪泽任宣传部部长,顾尔钥任民运部部长。如皋中心县委除负责在如皋西乡建立党的组织、政权和武装外,还兼管如皋东乡和南通、启东、海门等县的地下党工作。


9月中旬在中共和陈毅推动下,爱国民主人士韩国钧在海安主持召开联合抗日座谈会。


10月10日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直属纵队、鲁苏战区苏北游击指挥部第三纵队司令部成立,简称“联抗”。为了维护统一战线,“联抗”部队不隶属于新四军战斗序列。由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中将身份的黄逸峰任司令员。


同旬原如皋县以运盐河为界一分为二,运盐河以西为如皋西南行署。1941年3月如西行署改名为如西县,属苏中第三行政区管辖。运盐河以东为如皋县,1941年3月后属苏中第四行政区管辖。


10月底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命令陶勇、刘先胜率第三纵队两个团约3000人,从海安出发,于11月初顺利到达掘港、江家镇、汇龙等地,开辟通、如、海、启地区抗日民主根据地。


10月31日新四军代表陈毅、管文蔚、朱克靖,八路军南下部队代表吴法宪,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陈泰运税警团及一部分保安旅的代表,苏北如皋、泰县、泰兴等县的代表,以及著名士绅韩国钧、季方等30多人齐集曲塘,召开和会(曲塘和会)。会议由黄逸峰作为东道主,韩国钧和李明扬共同主持。会上,各方代表发表意见,一致谴责韩德勤无诚意抗战,呼吁实现苏北军民抗敌合作。曲塘和会的召开,实际上在苏中、苏北地区军民的心中,把“联抗”视为国民党部队与新四军合作抗日的桥梁,进一步确定了中共及新四军在当地的政治领导地位。


10月江苏省第四区抗日游击指挥部建立,季方任指挥,统一指挥该地区的武装。这是一个过渡性的抗日指挥机构,它既不受国民党的委派,表面上也不属新四军的领导。原江苏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仍领导全区行政工作。


同月日军拆毁海门县款产处宿舍、办公室房屋10间,搬去桌椅68张,损失银元88920元。


11月中旬通、如、海、启各阶层代表会议在掘港召开,通过了推行抗日民主法令的《告苏四区民众书》。任命通、如、海、启4县县长。随后各县县长分别到任,接管了国民党县政府,并按“三三制”原则,逐步进行改组。


11月15日在海安镇召开了苏北临时参政会,出席会议的共有南通、如皋、海门、盐城、泰州等14个县的代表及议员380人。会议通过了包含减租减息内容的《施政纲要》,决定改组通如靖泰临时行政委员会,成立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经过磋商,公推韩国钧为名誉议长,黄逸峰为议长,朱克靖、朱履先为副议长,管文蔚为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主任。


11月17日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在海安成立。叶挺为总指挥,陈毅为副总指挥,刘少奇为政治委员,赖传珠为参谋长。


11月日军建炮楼,为了开拓视野,烧毁如东洋口镇居民朱开富等7户房屋。


12月26日国民党顽固派徐承德率江苏省游击第六纵队等部围攻新四军三纵指挥部所在地掘港,三纵留守部队血战三昼夜,坚守阵地。29日,三纵主力回援,将敌追歼大半。


12月31日新四军1师3旅7团,在余东攻打由掘港逃至的国民党第六游击纵队徐承德残部。中午,驻四甲、三厂日军闻讯后,分三路直奔余东。7团遂派1个加强排狙击。傍晚,终因寡不敌众,全排37名战士全部牺牲。


1941年


1月29日启东县长顾民元被国民党俞福基部绑架,2月24日新四军围剿俞部时被误杀。


2月19日粟裕指挥新四军一师主力发起讨李战役,由海安出发,沿海泰公路向西横扫,相继攻克姜堰、石家埭、苏陈庄、塘湾等地。此役,歼俘投敌的李长江部官兵3000余人。


3月1日如东日军下乡“扫荡”至老港口,杀害吴以成等5人。


3月19日中共中原局划定东台、兴化以南,长江以北,运河以东,黄海以西的地区范围为苏中战略区。原苏北区党委改为苏中区党委,刘炎、陈丕显任正副书记,苏北临时行政委员会改为苏中行政委员会(翌年改为苏中行政公署),管文蔚任主任。


3月下旬中共苏中第四地方委员会、苏中第四行政区专员公署建立,向明任地委书记,季强成任专员。四专署辖南通、如皋(东)、海门、启东、崇明五县。同时成立苏中军区第四军分区,季方任司令员。江苏省第四区抗日游击指挥部撤销。今如皋和海安部分地区隶属同时成立的三地委(第三行政区、第三军分区)。


同旬(一说4月)四专署在掘港镇开办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季方兼任校长。第一期招收社会进步青年和爱国人士300多人,分军事、政治、财经3个系。


3月驻如东栟茶日军在栟南区放火烧毁5户居民30间房屋。


4月1日江淮银行总行在盐城建立。6月15日江淮银行苏中分行在泰东县栟茶镇(现属如东县)建立。11月,江淮币在苏中发行。


4月9日南通刘桥区工委书记兼区长宋祖望和县警卫团二营营长陈彦明等5人被国民党地方部队武装“工人总队”杀害。


4月11日已被我收编的实业大队董伯祥、张能忍部叛变,将苏四区盐管局税警队长顾南洲杀害于启东吕四。同时被害的有苏四区税务总处一分局主任夏宇保、税务干部陆鼎军、杨治平等。


4月12日伪军32师师长徐承德(原国民党江苏省第六纵队司令)率其残部驻守海门麒麟镇,不断东犯悦来镇,骚扰乡民。11日晚,新四军1师3旅7团1营及海启警卫团1营对其实施攻击。至12日晚,歼敌70人。


4月14日敌伪700余人,分由海安雅周、营溪两路进犯曲塘,被抗日游击队毙伤六七十人。


春驻如皋白蒲的日军下乡“扫荡”,曹汤乡胜利村由庙宇改办的学校12间屋被日军烧毁。


5月日军拆除海门大洪镇小学(今属三厂镇境内)房屋12间,损毁课桌96张及床铺、黑板等。


6月20日日、伪军200多人由海安古溪出发,向王垛一带进犯,在撤退途经许家庄时,被泰县直属中队伏击歼灭。


6月29日南通警卫团副团长孙占彪率部伏击敌人,身负重伤,一周后不治牺牲。


6月30日驻如东岔河的日、伪军到双甸经过从坝乡7保,杀害村民顾桂芳等4人,伤2人。


6月日军在海安马家尖遭伏击后,凶残报复,从马家尖向东纵火,一直烧到唐家坝,有53家遭灾,烧毁房屋220间,粮食600多担,其他财物若干。日军枪杀救火群众5人,捕去群众40多人,被捕群众惨遭毒打。


7月22日上午10时左右,日军飞机9架飞入李堡上空,进行俯冲射击,轮番轰炸,投下炸弹50多枚,开炸35响,从平桥到东街头一片火海,池旺头向北所有房屋100多间被烧毁,炸死炸伤群众100多人,炸沉、炸毁运送公粮船只及藕船、黄豆船、豆饼船等近30条。下午9架飞机又去李堡东北边的六排公司轰炸,炸死不少居民。家家新坟,遍地瓦砾,往日繁盛的街市一片凄惨。


7月伪军在金沙镇杀害党员干部、民兵群众上百人,抢劫财物、奸淫妇女难以统计。


8月6日日、伪军袭击海安道士桥海曲白河北工作委员会机关驻地,哨兵鸣枪示警,区机关分散泅渡而退,民政助理曾德先、炊事员周德法被敌杀害,掩护撤退的五连死伤六七人。


8月13日日、伪军对苏中地区进行“八一三”大“扫荡”。日军南浦旅团和伪军数千人由南通多路进犯,在海启先后占领三阳、久隆、二厂一线,控制久隆、四甲、余东等主要集镇,修筑公路,设置据点,封锁分割我根据地,海启军民开展了反“扫荡”斗争。根据地区域缩小,法币贬值,物价暴涨2-5倍。


8月15日日军在如东栟茶建碉堡,强行拆毁民房和寺庙,共拆毁店铺9间,瓦房16间、草房36间,抢走部分财物。


8月24日南通警卫团围攻五总埠伪军,激战至次日,击毙伪军80余人。


8月27日日军在串场河上开着汽艇由如东马塘向东进攻,烧毁环镇街15户居民160多间房屋及全部财产。


8月日军五犯三余,构筑工事,拆毁大有晋公司房屋20多间,抢走张謇题写的铜牌。


8月日军到角斜“扫荡”,打死在田里干活的潘家兄弟俩及小孩。“扫荡”五坊时,杀死贫苦农民13人,烧毁房屋几十间。


夏日军火烧如东洋口镇于家湾63间房,致使10多户百姓无家可归。


9月27日如东于港乡的游击大队在河口赛鸡口遭遇日伪,发生战斗,大队长徐守道、政委方某等13名游击队员牺牲。


9月驻海安的日军在周家庄(现属南屏)杀人、放火,烧死5人,打死1人。


9月至10月日军烧毁如东双甸丛坝乡5保朱文顶等2户12间草房。


10月3日日军二度占领如东岔河,拆除焚烧岔河南校。


10月如东栟茶的日军下乡“扫荡”,武工队在滩河口阻击敌人, 5名武工队员牺牲。


11月1日日、伪军窜到如东丛家坝抢粮食,烧掉吴桂章和杨永成2家房屋17间及全部财产。


11月14日新四军一师一旅在如西高明庄设伏,毙伤日、伪军三百余人。其中日军80余人,缴获了一批日制武器装备。


11月中共兴东泰特区委员会(1942年12月改为中共兴东泰地方委员会)在泰县曲北成立,统一领导这一地区的地方党群工作,特区委员会书记张敬人(对外称联抗司令部参议)。特区委以联抗政治部的名义建立了工作机关。


12月8日新四军一师三旅在如皋双灰山(今属如东)设伏,激战3小时,击毙日军分队长以下30余人,伪团长以下300余人,生俘日军分队长羽田和上等兵松野觉,伪军197名,缴获重机枪6挺,轻机枪25挺,步枪400余支。双灰山战斗是新四军东进通如海启地区后与日、伪军打的第一个大仗,并首创苏中战场生俘日军记录,受到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的嘉奖。


12月9日日军烧毁丰利双灰山西庙前殿5间,正殿3大间,西厢房5间,东耳房5间,厕所2间,铜鼓、铜器、法器、桌、椅、床、衣服等全部烧毁。


12月8-9日日军在如东丰利镇打死居民陈永吾等6人。


12月20日日军在海晏镇实施“三光”政策,烧掉半个镇的房屋,杀死10多人。


12月25日新四军老七团与日军在丰利镇发生巷战,双方相持一整天,后日军增派援手,新四军撤退。


同日日、伪军到如东丰利镇一带“扫荡”,打死村民许缪氏等10多人,烧毁刘加贵家房屋37间及全部财产。


12月26日驻扎如东丰利的日、伪军为了扩大营地,便于观察外围的情况,将丰利西街陆修明等几十户房屋烧毁。


12月如东丰利日、伪军为了建据点,将丰利石照义等3家房屋40多间及其他财产烧毁。


冬南通警卫团在区队配合下,攻入金沙镇,俘虏伪军200余人。


1942年


1月1日四地委机关报《江海报》创刊,宣传党的方针、政策,指导当时斗争。


1月3日新四军三旅主力一部由陶勇率领围攻启东久隆镇伪军据点,俘伪军300人。战斗后行至二厂海神庙后公路转弯处,与汇龙镇出来“扫荡”的日军相遇,新四军牺牲战士17名。


1月4日海启县委书记兼县警卫团政委陈国权遇敌围攻牺牲。


1月11日黄桥、季家市日、伪军200多人向如皋江安地区“扫荡”,打死村民10余人。


2月日军纵火烧毁如皋民兵中队长倪玉富、村长倪玉和、村干部倪玉才及农民冒义4家房屋共23间。


3月19日日军在如东双甸吴家庄放火烧毁薛鹤青等2户房屋16间及全部财产。


4月10-11日新四军一师三旅三团、海启警卫团一部攻克伪32师驻地启东悦来镇,击毙该师师长徐承德及其部下80余人。


4月24日驻如东丰利的日、伪军下乡“扫荡”,将东和乡九保徐加龙等6户共24间草房及生产生活用品全部烧毁。


4月驻守海门麒麟镇的日军侵犯悦来镇,焚毁该镇市民李伯陶、徐子昂房屋13间及部分家具和生活用品。


春日、伪军下乡“扫荡”,将如东袁庄镇张友稳、张友德房屋财产烧毁。


春日、伪军下乡“扫荡”,被新四军某部围歼击溃,第二天大队日、伪军报复,烧毁如东丰东区山市乡5保多家房屋财产。


5月19日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星夜奔袭启东三阳镇日、伪军据点,毙伤日军30余人,伪军40余人。


5月30日日军烧毁如东杨家园二层楼房10间,平房6间,大件家具24件及全部家产。


5月日、伪军重占启东悦来、三阳一线。山本部队带领日、伪军1200人,侵占吕四镇及乡下各地,拆毁几百间民房修筑炮楼。日军舰艇在海上烧渔船20多条,烧死渔民百余人。


6月3日日军增调兵力向海启扩展,企图由西向东修通公路,把海启平原一分为二。启东三阳镇日军警备队长新野率日军70余人、伪军130余人强迫民夫修筑三阳至久隆公路,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在东南警卫团和区队的配合下,于海门斜桥伏击,歼日军26人,伪军70余人,俘日军两人,缴获九二步兵炮一门。史称斜桥伏击战。参战部队荣获一师首长的传令嘉奖。


6月23日日、伪军在如东岔河烧毁管姓房屋48间及赵俊等12户房屋100多间,杀死李八瞎子等9人。


6月28日南通警卫团在通海自卫团配合下,奔袭海门茅镇,毙敌伪军近百人,俘伪警察50余人、伪军2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这次奔袭虽未能克复茅镇,但地方兵团攻入县城,这在南通地区还是首次。


6月南通警卫团在通州金余镇伏击伪军31师一部,歼敌近200人。


同月日军侵占南通县(今通州区)第十一区余东镇(今属海门市)时,拆毁该镇区公所房屋15间。


同月日军烧毁启东庙桥镇房屋107间,中兴村房屋72间。


7月8日日、伪军偷袭如东北坎并“扫荡”,抢走黄金2斤


7月12日日军下乡“扫荡”,烧毁如东双甸镇东村秦祖生等兄弟三家房屋10间及全部财产。


7月18日日、伪军出动100多人,包围启东大同村实施抢劫,烧毁大同村西市梢张祥郎、张士达等20多户近30间草屋。


同日日军偷袭在如东古坳乡平桥口休整的三旅七团,造成七团近20人死亡。村民缪长富父子被流弹击中身亡。


7月为防日军下乡“扫荡”屯驻,如东河口镇群众连夜将洋涨小学和庙宇共50多间房全部拆除。


8月1日新四军一师一旅一团会同特务营、如西独立团,对搬经、芹湖、卢港等日、伪军据点发起攻击,毙伤伪军70余人。


8月9日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在南通警卫团、东南警卫团的配合下,发起石港攻坚战,经过激战,并结合开展政治攻势,全歼石港守敌,打死100余人,俘伪一二七团副团长以下500余人,缴获机枪6挺,长短枪345支,电台1部,并将碉堡全部平毁,同时击退金沙、马塘、孙家窑、沙家庄增援的敌人。


8月12日苏中部队到如皋水洞口惩罚“驻剿”的伪军,激战一夜后主动撤退。


同日苏中四分区短枪队化装进入启东吕四镇,击毙汉奸、伪地方事业复兴委员会会长成纯一,打伤蜕化干部彭心渊,同时在久隆镇枪毙了该镇维持会秘书,两次行动动摇了整个通东、海启的伪组织。据统计,至9月,海启、通东9个区52个乡477人组成110个锄奸小组,镇压敌探、汉奸154人。


8月14日下午1时许,日军飞机在石港镇上空自北向南,一路投下10颗炸弹,一弹落陈志摩家,陈被炸得骨肉横飞;一弹落丁松家,丁松夫妇及怀孕的儿媳被炸死。此次民众死亡15人。


8月21-23日海启警卫团和三旅八团一部攻克江边重镇启东灵甸港,歼灭伪军128团3营70余人,俘50余人。


8月30日傍晚,如西西河湾据点伪军到附近的徐家庄绑去长工1人,抢去耕牛两头。徐家庄庄联会鸣锣报警,附近各乡群众1万余人,拿着铁叉、铡刀,点着火把,将下乡伪军赶回据点,并将据点团团围住,直至第二天上午,伪区长出面答应放人还物,群众才散去。


8月日军到如东马塘强占姚甫单家房屋10间做日军浴室,后将房屋全部拆毁。


同月如东丰利日、伪军下乡“扫荡”,到原丰东区灯笼乡7保抓人,因未抓到人就放火烧毁几户居民的房屋、家具、牲畜、树木、粮食等。


9月7日如西(皋)水洞口伪军到大贲庄绑去13人,拉去3头耕牛。听到大贲乡求援锣声,附近石庄、江安、卢港3个区11个乡两万多群众,在民兵自卫队率领下,手执农具、刀矛,蜂拥而至,包围了水洞口据点。在相持过程中,群众冲过战壕,拆毁篱笆,夺得伪军长短枪各1支。伪军见势不妙,被迫承诺不再下乡抢劫。这次斗争中,牺牲民兵1人。①


9月24日如东掘港日、伪军放火烧毁甜水村徐士秀等3户房屋34间及所有财产。


9月24日-26 日军南浦旅团五十二大队大队长保田中佐率日、伪军200余人,进至三余镇据点,企图对南通县中部地区进行“扫荡”。25日,保田纠集三余镇据点的日、伪军分路进犯。一路向白龙庙方向,有日军70余人,伪军200余人,另一路向二窎方向,有日军100人,伪军40余人。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在师长粟裕,旅长刘先胜、团长严昌荣、政委彭德清的部署指挥下,设伏于出犯二窎之敌必经之地谢家渡,并将该路敌人诱至包围圈。下午3时,战斗打响。傍晚,敌人从野外退守至民房里拼死顽抗,继而又利用夜色的掩护企图突围。七团指战员与敌人展开近战,阵地上刀光闪闪,杀声阵阵,有的战士站在齐腰深的河水里与敌人拼杀。至26日凌晨2时,战斗结束。此战歼保田中佐以下日军70余人,俘日军3人,伪军1个班。谢家渡战斗是一场硬仗,它突破了一般游击战的原则,创造了扼守大河,凭河夹击,全歼敌军的范例,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予敌伪以极大的震动,鼓舞了群众反“扫荡”、保秋收的斗志,有力地保卫了苏中四分区抗日民主根据地。


9月25日晨,驻如西(皋)加力据点的伪军50余人,分两路到大丁家庄抓人,民兵敲响警锣,渡军井、卢港等区群众3万多入围住加力据点,打死伪军两人。民兵还带领群众,收割电线500余斤,拔电杆100余根。在捣毁据点周围篱笆时,民兵3人被机枪打伤。如西县抗日民主政府保安队闻讯后,派出一个班前往支持群众斗争。坚持到下午,保安队怕群众受损失,说服群众撤退。第二天,日、伪军200余人到大丁家庄一带报复“扫荡”,打死打伤群众9人。如西县独立团驰往援救,战斗两小时,毙伤日、伪军10余人,俘伪军10人,缴枪6支。被打垮的日、伪军逃向搬经据点。①


9月27日如黄线日军向大丁庄、许冯庄、王家庄一带报复性“扫荡”,沿路烧杀抢掠,杀害群众7人,杀伤群众2人,烧毁2户民房。如西县独立团闻讯出击,负伤2人,9名民兵牺牲。


9月底谢家渡战斗后,日、伪军对二窎、三余、杨港等地进行报复性“扫荡”,群众数百人惨遭杀戮和活埋,二窎镇及周围村庄几乎化为灰烬,造成数千灾民。


10月19日伪军孔瑞五部600余人,从海安蒋垛、古溪据点分两路出扰雅周区,沿途抓丁抢粮,当敌在东夏庄、北夏庄一带集合准备返回时,被隐蔽集结在朱家舍的泰县独立团围歼。共毙伤伪军50多人,活捉80多人。缴获轻机枪两艇、小炮两门、步枪80余支。


10月下旬至11月11日苏中军政党委员会在如皋(东)县南坎镇召开第三次扩大会议。谭震林代表华中局作报告,陈丕显作《开展三冬(冬防、冬学、冬耕)运动》的报告,管文蔚作《苏中精兵简政的方针与实施步骤》的报告,粟裕作《半年来工作总结及目前工作意见》的报告。会议对精兵简政,“三冬”工作,军事建设,以及党政军一元化领导等问题,明确了具体的方针和实施步骤。


10月日军打死海门富余区袁戴乡小游击队员石瑞丰,并烧毁12户居民30间房屋及财产。


11月15日日军进驻如东七里镇筑炮楼,拆除烧毁七里镇学校1所(12间房),21户民房146间及生产生活器具。


同日日、伪军沿着如东丰利镇老三角渡码头由西向东,沿途不断射击,将行人张照付等5人打死。


11月29日如东马塘日、伪军下乡“扫荡”,烧毁达德乡7保曹成涛家房屋11间。


秋日军放火烧毁如东高店乡4保吴红昌等6户房屋28间,枪杀汤园乡村民1人。


秋日军放火烧毁如东曹埠骑岸村武工队员陈宗万家房屋10间及全部家产。


12月伪军孔瑞五部一个连到高家湾收税,泰县县团政委曾如清率部队从曲南区陈家湾出发,在孟家湾以东伏击,全歼该连。


同年为防止日军将长沙镇作为据点,当地组织村民拆房952间、庙宇一座。


同年日军烧毁南通秦灶西安桥村刘洪均等三户民房15间,礼观堂庙、天祖教堂房屋约1000平方米。


同年日、伪军在海启地区捕捉壮丁2000人以上。


1943年


1月15日新四军分路向东台、泰县、兴化等县附近敌据点进攻,激战至2月2日,先后攻克张大庄、姚庄、曲塘、孙家庄、傅家舍等地,击毙日、伪军300余人,俘400余人。


3月16日如东九门闸据点日军到大豫伯安镇“扫荡”,烧毁董志成等5户房屋19间。


3月26日四地委发出《关于动员反“清剿”、反“清乡”的报告提纲》。


3月启东寅阳乡候字大队木匠袁志明从上海坐船回来,被日本军舰追上,用铁丝穿通手腕,全身浇上汽油连人带船烧掉。当晚,日军将停在戤效港内的数十只大小船只全部烧掉,黄文勇等10多人被烧死。


3月~9月 6个月东南反“清乡”战果:县团、区队、行动队和民兵共有5000多人参加战斗,毙伤日、伪军近600人;封锁、捣毁据点10个,破路14次,割电线1718斤,破坏竹篱笆45里;全县散发和张贴宣传品15万张,参加政治攻势群众达8万人次,迫使263名伪军政特人员自首。


4月初日、伪军开始对苏中四分区全面“清乡”,投入兵力1.5万余人,先后构筑据点200余处、封锁篱笆200余华里。


4月4日地方抗日武装一部攻克海安角斜镇,毙伤敌伪50余人,俘43人。


4月20~26日日军进行第三次大清剿,在通中地区抓走壮丁300多人。


4月30日日军烧毁如东马北村民兵大队长曾广田及邻居房屋14间及全部财产。


4月日、伪军在通中地区“清乡”,打死打伤群众300多人,奸污妇女700多人。


同月日、伪军烧毁如东花园桥乡(现属丰利镇)2保陆开发家房屋16间及其他财产。


同月日、伪军烧毁如东丰利农抗会会长朱鹤盛兄弟俩的房屋14间及全部财产,烧死朱鹤盛7岁的小女儿。


4月至6月通西独立营四连连长王锦荣战场日记记载,反“清乡”前3个月打死打伤伪军警300多人。


4月至6月据统计,启东县区作战49次,毙伤日军21人、伪军警59人。6个区锄杀敌探、伪乡保长79人。


4月至9月南通县军民共作战536次,参战人员7500多人,锄掉日伪的暗探或死心塌地为敌卖命的伪职人员463人。


4月至9月日军在海门富余区(今四甲、树勋等地)“清乡”期间,杀死群众11人,打伤23人,拆毁民房50余间,烧毁柏家小店、郁家大坝、王家仓等地民房84间。


4月至12月日、伪军在启海通东地区暴行统计:拆屋1656间,烧毁房屋1018间;杀害百姓224人,杀伤176人;抓走壮丁351人,强征民夫93135天;强奸妇女871人;伪捐53种,共2.5亿元(伪币);被绑抢1.05亿元,粮食3617担,棉花120担,被子412条,蚊帐206顶,猪羊鸡鸭606296头(只),割青1820亩。


5月6日日军诱捕陆洲舫官兵700多人,杀害赵云生、樊小扬等大队长、中队长10多人,200余人(外地人无人保释)解送浦口集中营,大部死难。


5月13日日军下乡“扫荡”,烧毁如东双甸老港旗竿王尧明等22户房屋110间及全部财产。


同日日军飞机轰炸通州石港镇,当场炸死15人,被炸民房11处。


5月17日日军到如东掘港镇如华村“扫荡”,烧毁蔡长春等53户房屋176间。


5月中旬孔瑞五率伪军900人到海安雅周区“清剿”抢掠,泰县独立团在缪家埭设伏,毙伤伪军数十人,俘600余人。


5月中下旬通海地区组织的锄奸斗争,镇压敌伪警、宪、特“清乡”人员、罪大恶极的伪乡镇长等30余人。


5月日、伪军到如东双德乡(现属丰利镇)马龙村,烧毁沙从友等13户村民的房屋及家产。


同月日军拆毁南通县(今通州区)余东镇(今属海门市)房屋37间,包括公安局房屋12间,余东场署房屋18间,拯婴局房屋7间。


6月1日-7日日、伪军“扫荡”串场河以北地区,烧毁如东老桑庄小学,捣毁古坳小学校长的住宅,杀害协和小学一位教师。


6月20日东南警卫团五连一个排和海东区队,在启东陆茂窑附近伏击,毙伤伪军数名。


6月下旬通海地区的两支短枪队镇压、击毙伪军警人员10人。


6月27日日、伪军“扫荡”如东长沙镇黄海村,烧毁房屋108间。


6月29日日军飞机在通州石港投下12颗炸弹,炸死居民21人。


6月下旬泰县独立团一营,在高家湾伏击蒋垛之敌,毙伪连长以下9人,伤3人,俘100多人。


上半年(如东)伪上漫乡摊派捐税13次,计伪币890多万元,鸡1200只,鸡蛋8500只,豆油85斤,大米2万斤,柴草12万斤。


7月1日夜,三、四分区四万多群众和民兵,在主力部队、地方武装的掩护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大破击,锯倒电杆、收缴电线、挖毁公路、火烧篱笆。绵延二百余华里的封锁线,到处火光烛天。日、伪军龟缩在碉堡里不敢出动,眼睁睁地看着惨淡经营了三个月的竹篱笆被毁坏殆尽。这就是名闻苏中的“火烧竹篱笆”。


7月14日日、伪军在通州张沙乡烧毁49户民房。


7月中旬吉洛(姬鹏飞)在四地委县委书记会议上作三个月反“清乡”初步总结与今后任务的报告。


7月24~26日日军制造骇人听闻的“十总大屠杀”。24日,日军山本大队长带了近百个日本兵,从石港据点出发,奔袭南通县十总镇,连日在路上见人就抓,抓到人随即关到日军驻地。26日凌晨,日本兵去东乡、西乡农村,搜查捉人,遇有反抗,随手枪杀,或是严刑拷打。当夜,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开始了。山本满脸杀气,强迫几个尚可动弹的被捕群众,在田间挖了一个大坑,日本兵把被捕的十总老百姓,一个个捆绑得紧紧的,连推带拉弄到坑边。山本命令手下的日本兵轮流上来,把被捕的群众当作靶子来练刺杀。有的被戳得当场死去,大多数被戳得半死不活,被推下坑去。日本兵填上泥土,将人活埋。在这个坑里一共活埋了53个人。山本又命令士兵残酷地将坑上的土踩实,再浇开水。


7月27日苏中四地委发出《关于改造基层政权之决定》。


8月7日夜如西县独立团袭击在二分区“扫荡”、转兵三分区如泰地区至石庄区附近宿营的日军,杀伤日军一部,我方亦伤亡10余人。


8月中旬海东区狙击组在石陀港至海复镇公路线打击日、伪军,6天5捷,歼灭17人。


8月20日日伪开始由启西区转向海中、海东区进行高度强化“清乡”,苏北“清乡”政工团团长孙永刚亲自出马,采取烧、杀、抢等暴力手段强行编制保甲。出动300多人包剿无畏乡,放火烧200多间房屋,抓捕200多人。


8月日军烧毁启东友南乡(今合作镇杨同村13、14、15组)63户居民130多间房屋,烧死猪羊100多头,鸡鸭250多只。


同月如东丁埝、双甸敌伪“扫荡”,杀害17人,强奸妇女23人,烧毁房屋178间,抢走大量物资。


同月从海门三阳镇到海南区同济乡普新村(今三阳镇普新村)“扫荡”的日军,将该村吴兴周等4户16间房烧毁,抢掠损毁各种财物。


同月驻启东东兴镇伪军原有120多人,先后被打死三四十人,病死10多人,30日被迫撤走。


9月2日晨,日、伪军千余人乘汽艇两艘,民船10余只,窜至紫石县(今海安县)中心区抢粮,“联抗”部队前往阻击,毙日、伪军23名。


9月上中旬为纪念九一八事变12周年,东南海启地区展开了群众性的九一八游击运动,并迅速扩展为整个“清乡”区内抗日军民的统一行动。游击斗争把分散的游击活动发展为有组织的大规模的群众斗争,形成了反“清乡”斗争中的一个高潮。5日至20日东南地区战绩统计:全县4个区发动了5次有2.8万人参加的群众示威,包围日、伪军据点11个;主力、自卫队民兵共作战81次,杀日军1名,击毙伪军35名,伤29名,生俘伪军32名,伪乡长、自卫指导员15名,救下肉票38名。


9月中旬东南警卫团五连在启东大同村附近先后伏击从和合镇出动下乡“扫荡”的日、伪军和从惠安镇出动增援的保安中队,击毙伪军中队长以下30人。


9月17日日军在通州五窑栾家甸抓捕10人,关在丁埝镇据点,有7人被活活刺死在牢房里,其余3人用了几十担皮棉才被放回。


同日日军到如东长沙镇富盐村“扫荡”,烧毁草房12间,抢走牛4头,羊3只。


9月20日新四军一师决定讨伐伪军徐容部。苏中二分区特务营、东台独立团攻克海安李堡,摧毁碉堡营房,俘敌区长及区公所全部人员和伪连副以下60人。


9月22日日军“扫荡”如东苴镇,将苴镇西街头苴镇小学东边一排校舍、苴镇合圣米行、谨记鱼行、永安车行、宋家草行、永太南北货号、郑家铁铺等10多家房屋60多间及家具全部烧毁。


9月29日反日伪第一期“清乡”已胜利在握,奉命打入伪军167天的汤景延团(“汤团”)按照苏中区党委的决定在各驻地同时举行军事暴动,在南通警卫团的接应下,安全到达了指定的集结地点,胜利地回到了根据地。


9月日军抓捕了五堤公司黄士元等13人,剥光上衣,把滚烫的薄玉米粥浇在他们背上,13个农民被烫得背无完肤。吴怀福等5人惨遭杀害,杨志良因医治无效死亡。


同月日、伪军在下漫灶、洋岸、大豫南乡“扫荡”,杀害干部、民兵及其家属50余人。


同月驻守海门池棚、义兴等集镇的日、伪军,在“清乡”区内“强化编查保甲”,横行乡里。期间有35名伪军死亡。


秋如东马南区于惕庵带人在跨岸村顾群家酒坊开会,被汉奸告密,环镇和孙窑据点的伪军下乡包围了顾家酒坊,于惕庵一行突围后,伪军将顾家12间房屋及酒缸和财产全部烧毁。


秋日、伪军“扫荡”到如东栟茶镇时,游击队员缪怀仁和十几名队员在仲雷区长的带领下,转移到道士庄,准备吃饭时,由于坏人告密,日军包围过来,将十几名游击队员抓捕,带到栟茶镇,严刑逼供,最后将缪怀仁和其他4人一齐用硫酸害死。


秋日军多次对海门正诗、永平、同济(今属三阳镇)等乡围剿,编保甲、收捐款。在当地群众的抵制下,均未得逞。期间,抗日军民先后锄掉汉奸、特务24名。


秋如皋城东区游击队带领民兵袭击东陈伪军,战斗中牺牲5人。


秋“联抗”在海安等地进行反“扫荡”,先后毙伤伪军数百人,有效地粉碎了敌伪大“扫荡”。


秋日军烧毁海门富余区新南村(今属树勋镇境内)张海清4兄共15间瓦房。


10月中旬日伪开始“延期清乡”。为迫使抗日军民就范,日伪撕下了政治欺骗“怀柔”的假面具,采取了赤裸裸的暴力镇压政策,不仅在每县组织了一至两支以日军为主体的机动部队,而且在一些农村集镇增筑据点,进一步加强军事“驻剿”。对于日伪的“延期清乡”,根据地军民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10月21日新四军一师某部再次攻克海安李堡,毙俘伪军190余人,缴获部分枪支弹药。


10月23日日军山本“机动清剿队”在石港土山脚下砍死包括孕妇在内的群众23人并悬首示众。


11月5日东南警卫团二连一个排在启东东昌镇与小队长森岛率领的20多个日军遭遇,展开白刃战,打死打伤日军14人,二连牺牲战士11人,重伤4人,轻伤7人。史称血战东昌镇。东昌镇战后,日军血腥报复,将无畏乡15名群众逼进竖河镇大河活活淹死。21日,路经沙老虎店的40余日军集体屠杀无辜群众9人。在觉民乡、务本乡交界,两个日军用机枪扫射正在渡河的10余名群众,打死6人。日军在竖河镇先后杀人100多人。


11月7日下午,如东环镇日、伪军下乡“扫荡”,将新生村陈树平家18间房屋及其他财产烧毁。


11月16日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在如东洋口闸附近休整,遭到敌人猛烈袭击,我军伤亡惨重,43名官兵壮烈牺牲。


12月24-25日如东兵房据点日军烧毁豫东村李锦康等6户草屋12间。


11月29日南通警卫团一部在通州石港附近设伏,痛击山本机动清剿队,打死包括山本在内的日军官兵10余人,伪军20余人。


11月底“联抗”一部挺进北刘庄税警团江振南部驻地,歼灭1个连,打垮援军1个连,俘44人。


12月29日深夜12点钟,东南警卫团参谋长黄辉率领二连120人到富荫乡韩友伦、朱尚贤家,准备在日新河据点附近打伏击。次日凌晨,因叛徒告密,大闸口、海复镇、东兴镇、南阳村、曹家镇等据点日军300人,分九路包围富荫乡,在突围中海东区财经分局主任王少直、机枪手高峰等6人牺牲。史称韩家宅突围战。


1943年日军到如东长沙镇长南村“扫荡”,烧毁草房15间。


同年家住如东北坎的陈铁宝、戴志广、顾锡泉、王庭桂、黄有福5人去上海贩海货,途经遥望港(今兵房镇),被日军发现,除黄有福被折磨落下残疾外,其他4人均被杀害。


同年“延期清乡”期间,日、伪军在三余、余西、金沙、骑石、西亭、汇通等区抢杀耕牛456头,抢、毁粮食664万斤,烧毁房屋3500多间。在南通县中心区,抓壮丁5000余人,奸淫妇女1000多人,杀害群众1552人。


同年敌“政治清乡”期间,通州吴观音堂有一家在请客,四五十人遭日军杀害。


同年反“清乡”斗争中,日军包围通中地区一个村庄,要群众指认党员干部和民兵,当场戳死3人。唐三寡妇和其婴儿与日军同归于尽。


同年日、伪军在通州四安区天竺乡、星云乡、双楼乡、三民乡、陆扶乡摊月月捐,每个乡每月捐20担大米,每担米100斤。还有枪械捐,每个月每个乡捐4支枪,一支枪约200斤皮花,1斤皮花约10斤米。每个乡一年捐4次壮丁费,每次摊4个壮丁,每个壮丁捐一箱洋纱(40包,每包10斤),绝大部分都出壮丁费。


同年日军烧毁启东无畏乡民房60多间。


同年日伪在苏中四分区“清乡”时,对“清乡”区农民不仅征收当年田赋,还要征收1941、1942年的田赋,并以“田赋征实”的办法巧取豪夺。海东区一商店的老板因无力缴纳“营业税”,被丢进粪坑。启西、启东、吕四三个区有27人被加上“抗税”罪名,惨遭杀害。


同年海启开展清特活动和群众性锄奸斗争,格杀敌特工217人,伪组织人员384人自新自首。


第一期反“清乡”斗争期间(1943年4-12月),我方军事人员伤亡:伤亡官兵331名,被俘战士18名、失踪战士22名。我方干部损失:牺牲89人,被捕120人。(摘自吉洛同志1944年2月14日在地委扩大会议上的总结报告《第一期反清乡斗争基本总结》)(注:东南地区4个区有70多名干部被捕牺牲)


1944年


1月5日伪军三十四师副师长兼一三五团团长施亚夫(中共地下党员)率一个营于如西加力起义。


1月7日日、伪军向海安西北道士桥进犯,烧杀抢掠。“联抗”部队将其击溃,毙伤敌伪连长以下30余人。


1月22日我地方武装1个排在如东八总桥遭日、伪军3路合击,牺牲班长1人,15名战士负伤。


1月日伪在“延期清乡”局部得逞的情况下,又开始了所谓“高度清乡”,深入中心区,构筑据点30多个,并在边缘地区增筑封锁据点15个,实行分割封锁,压缩抗日军民的活动范围。整个反“清乡”斗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


同月日军在掘马南区残酷杀害当地干部、民兵及其家属59人。


同月日伪强化“清乡”,烧毁启东无畏乡指导员陈鸿鹄、乡长张伯涛、干部杨冠富、唐昌祖及孙照鼎家房屋,枪杀民兵骨干陈凤昌、唐昌郎、民兵队长陈云道、乡农会副主任张渭达、乡指导员秦中一。同时烧毁维久乡顾锦标等7户房屋。


同月日军烧毁启东北固乡龚友山等10户居民的房屋,东边合堤乡10多户房屋也被烧毁。


1月-5月日、伪军在东南地区犯下的暴行:烧毁房屋1525间,杀害无辜同胞130人。


2月14日如东汤园区游击队被叛徒杨一堂告密,驻汤园的日军出动抓去6人,于2月19日枪杀5人。


2月17日日军一个班至启东永阳村“扫荡”,将机枪架在永阳村大桥上向群众疯狂扫射,打死打伤17人。


2月19日上午,日、伪军从海安角斜到栟茶,途经杨堡村,放火将缪云等9户27间房屋及生产生活用品烧毁。


2月苏中四地委召开扩大会议,地委书记吉洛在会上作《第一期反“清乡”斗争基本总结》的报告,号召四分区军民作好长期难苦斗争的准备,继续坚持斗争到底,情绪饱满地投入反“高度清乡”的斗争。


同月日军拆毁海门县城吴少云房屋24间及其他生活设施。


同月启东久隆镇15个日军洗劫永阳村、圩角两镇,惨杀民众11人,伤50多人,焚烧房屋30间,绑票勒索160多人。


同月通西独立营为打击日伪编保甲的阴谋,镇压伪乡长、自卫队长、伪军党徒头目等10人。


3月3日海安、东台日、伪军4000余人,分八路奔袭“联抗”地区,沿途抢劫,滥杀群众,奸淫妇女,烧毁千步、厉家窑小学2所,民房3所,被杀农民2人,强奸千步、于王两乡妇女58人。“联抗”主力机动转移,预伏部队分两路出击,毙日军5人,伤伪军20多人。


3月13日日军“扫荡”,枪杀如东河口镇胡德荣等5人,伤1人。


3月15日为防日军进驻如东掘港镇八总村八总庙,当地将建于1605年的八总庙楼房26间全部拆除。


3月23日日军枪杀如东里仁乡民兵大队长毕成,烧毁他家20多间房屋、耕牛2头、粮食10000多斤及全部家具衣物。


3月日军进驻如东杨曹乡,强霸民宅修筑炮楼,拉夫100多人,前后做了3个多月,开挖25亩田,四周1丈2尺的壕沟,强抢建筑材料,构筑3座4层楼高的碉堡。


同月驻启东惠安镇日、伪军19人进松桥村(今新安镇)搜剿我部机关未逞,烧毁该村18户居民房屋35间及生产生活用品。


春戈拔带领启东区大队在屏北乡陈兆岐店击垮从汇龙镇出动的伪军两个中队200多人和日军9人,击毙带路的伪保长和伪军10余人。


春,日军在如泰河边的电话线被我军割断,日军下乡搜查,将潮桥镇9保钱国雄等3户13间房屋及生产生活用品烧毁。


春日军在启东无畏乡烧毁房屋60多间,杀死干部群众23人。


4月1日驻如东岔河日、伪军下乡“扫荡”,将顾高桥一带朱法海、胡国文等12户51间房屋及生产生活用品烧毁。


4月25日日、伪军下乡“扫荡”,在如皋冯石乡石家庄杀死包括村干部家属在内的村民9人。


4月26日南通县委、县政府、县团机关遇敌袭击,南通警卫团团长殷逸组织反击,不幸壮烈牺牲。


4月29日日军“扫荡”,烧毁启东吕四区二补乡97户217间房屋及大量生产生活用品。


4月日军放火烧毁如东栟茶德贵乡福兴村曹文清等6户23间房屋及家产。


同月伪军13人在通州五甲镇同心灶伏击战中被抗日武装打死。


5月5日驻白蒲的日军下乡“扫荡”,烧毁如东汤园顾登如等3户房屋10间。


同日驻如东汤园的日、伪军“扫荡”,烧毁双甸东周乡5保曹金标等14户房屋60间及其他财产。


5月11 四分区特务四团在如皋掘马南区区队和基干民兵的配合下,击退了从童家甸据点出动的日、伪军,第二天,一举攻克童家甸据点。13日,日、伪军重占童家甸。19日夜,特务团团长程业棠率部强攻,击毙伪军23名,生俘6名,并将从二窎据点赶来增援的伪军大部歼灭。攻克这个据点,拔除了日、伪军安在金(沙)、掘(港)线上的一个钉子,扩大了抗日军民活动的余地。


5月16日日军从如皋东陈镇下乡“扫荡”,在袁庄镇打死打伤村民7人。


5月22日晚,东南警卫团一部乘启海地区的竖河镇据点日军调走,仅少数伪军驻守之机,发起进攻,迅速解决了战斗,参战的民兵和群众随即平毁了碉堡工事。


5月24日晚苏中二分区地方武装一部冒雨奔袭栟茶至海安交通中心之伪二十六师河口据点,计俘伪排长、税务所主任以下13人,缴获弹筒2具,步枪11支,手榴弹55个,子弹300余发。


5月28日启东七甲桥伏击战后,日军对当地居民进行报复,出动60多人,一夜烧毁21户民房90多间。


5月苏中四专署发出《关于加强财政工作领导,克服财政危机的决定》,指出由于日、伪军破坏,根据地民力财力遭空前摧残,粮赋减少1/4,税收减少1/2,农产品价格不断下降,日用军需用品因受伪币贬值大幅上涨,造成财政巨大赤字。


同月伪二十六师强征民夫四五千人,用3个多月时间,在海安镇筑土城,拆毁民房210间,郊外二三里内树木被砍光,构筑碉堡工事,摊派筑城费近万石大米。


6月12日日军出动300多人对启东无畏乡进行大烧杀,打死4人,烧毁广口河两岸房屋120多间,河东、河西几个村庄成为一片焦土。


6月13日南通警卫团在三余区队的配合下,强攻海晏镇据点,伪军投降,日军凭借碉堡顽抗被烧死。


6月18日晚,如东曹汤乡村干部在永白乡周金万的家中开夏征会议,因叛徒告密,汤园的日、伪军包围会场,7人被害。


6月22日日军下乡“扫荡”,途经如东葛兜乡(现属河口镇)镇港村,打死陈海山等5人,烧毁蔡祝山等5户房屋49间及粮食、牲畜等。


6月23日驻栟茶日军加藤中队100余人和伪军二十六师欧阳志诚部400余人,轻装奔袭如中地区,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指挥机关和直属队在耙齿凌附近与日、伪军遭遇。七团团长彭德清抓住战机,布置围歼。在如皋县警卫团和当地民兵的配合下,将日、伪军层层包围。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恶战,击毙日、伪军200余名,生俘日军14人、伪军100多人,日军中队长加藤大尉亦被击毙。这是苏中继车桥战斗后取得的又一大捷。


6月24日日军在如东耙齿陵战斗中失败,增派日、伪军对该地区报复,烧毁左忠贵等25户118间房屋及生活用具、家畜等。


6月26日凌晨1时30分,三旅七团和特务四团向如皋(东)南坎据点日、伪军发起攻击。战斗到下午2时,将伪军全部歼灭,俘100余人。接着,向盘踞在主碉堡内顽抗的日军发起攻击,日军机枪手被击毙。突击组迅速占领碉堡,全歼日军。驻掘港的日军中队长丹木率日、伪军增援,阻援部队设伏于界河村,击毙丹木以下日军10人。南坎据点的拔除,打通了“清乡”区内外的通道。


同日上午,驻东登口的日、伪军下乡“扫荡”,将如东三河乡1保5户36间房屋及其他家产烧毁。


6月29日如东栟茶日、伪军遭我方武工队袭击,打死日军1人。第二天,日军在花园乡(现属河口镇)放火烧毁徐守福等14户房屋67间及生产生活用品。


7月1-2日主力部队掩护南通县上万群众,在南通城郊和平潮、姜灶、北刘桥等地展开破击,拆毁桥梁40座,破坏公路多处,缴获大量电线,使唐家闸与南通城之间的电话中断,南通城断电3天。


7月17日如东丰利日、伪军窜至岔北丛家庄,被阻杀20余人,伤4人。19日,被杀伤17人。


7月22日日军下乡“扫荡”,途经如东河口镇赵港村,沿途将薛如胜等6人枪杀。


7月27日日、伪军下乡到如东花严乡(现属丰利镇),当时地下党员纪维贤、徐瑶、虞恩高、於林、曹如山和乡指导员赵钧正在俞家庄一张姓村民家休息,得知敌进村,6人分开突围,除赵钧1人过河脱险,其余5人被打死。华严乡后更名为五义乡,以纪念5位烈士。


7月驻启东曹家镇日、伪军对日观、忠义、汇阳、垦南四乡进行第二次大包剿,抓捕群众30多人。日、伪军把塘芦港据点包围圈里的15个老百姓统统押往塘芦港据点,途中砍杀5人,第二天下午,又打死9人,仅1人被赎出。史称塘芦港惨案。


8月初东南警卫团于海门富余区朱家饭店伏击日军,歼日军11人,伪军1人。


8月8日日军拆除和烧毁如东大豫镇王德仁等4户房屋11间。


8月16日东南警卫团150多人,由团长王澄、政委鲍志椿率领驻扎在合丰乡工农村,曹家镇日军配合南阳村日、伪军到合丰、向阳一带“扫荡”,战斗从清晨一直打到中午,东南警卫团共伤亡30多人。


8月31日如东潮桥日军下乡清剿,途经杨曹乡4保,放火烧毁13户房屋35间和全部家产。


同月日、伪军200多人在通州兴仁陆扶乡烧毁13户房屋。


同月海门富余区干部董希等14人在当地被日军杀害。


同月新四军攻打如东莫家园炮楼,牺牲9人。


夏日军拆毁如东栟茶西大街蔡家瓦房20多间。


9月3日为防日、伪军进驻,如东刘家东园将99间房屋拆除。


9月13日夜,新四军主力部队一部,在“联抗”部队配合下,攻击海安西钟家涵据点。经6小时激战,全歼守敌,俘伪官兵100余人,毙伤伪军40余人。


9月21日苏中军区主力和“联抗”部队开始讨伐制造反共摩擦的陈泰运税警团,至10月16日,收复10余处日、伪军据点,毙伤顽伪1000余人,俘顽伪官兵1300余人,缴获大小火炮16门,轻重机枪28挺,长短枪750余支,弹药和其它军用品甚多。到此,苏中地区连成一片。


9月23日为防日、伪军进驻,如东丁陈乡九条巷冯惠连等3户拆除房屋19间。


9月25日南通县余西区队在县警卫团配合下,在三余至四甲公路上伏击日军,歼灭日军中队长以下11人,缴获轻机枪1挺。


9月27日东南警卫团一部配合吕四区队攻入海复镇,毙俘伪军50余人。


9月下旬为粉碎日、伪军企图在如东苴镇长期驻剿的阴谋,建筑宏伟的香亭寺被拆除。同时拆除苴镇街、刘家东园以及九条巷大户房屋1623间以及苴镇自治会小学房屋40间、丁陈小学房屋6间。


秋海门富安镇(今属树勋镇境内)日军烧毁富余区凤北乡(今属树勋镇境内)王启民、王启林等4户村民房屋15间。


10月初驻如东的日、伪军在汉奸张明甫、陆国康的带领下,经常下乡抓壮丁和强迫老百姓缴伪捐。11月,伪军夜里去冯家尖将丁长泰家7间房屋烧毁,之前已将他家油坊21间烧毁,两次共烧毁房屋28间及其它财产。


10月2日日、伪军大队人马开到如东苴镇,见苴镇街一片废墟,无法立足,只好改驻王家潭。当时王家潭有季家糟坊、王家豆腐店、习家药店、石家杂货店、季家木行、何家渔行等8家商号,在日军来之前,这里市面繁荣,自日、伪军进驻后,这里房屋被拆,市面被毁,商家损失很大。


10月13日南通警卫团在何家桥伏击日、伪军,歼灭日军11人,俘日军3人、伪军6人。


10月23日南通短枪队18勇士大闹龙王庙,毙伤伪警察9名。


10月25日日军从启东久隆镇、曹家镇出动100多人寻找三具日军尸体,在正诗乡烧毁28户房屋60多间。


10月日军烧毁如东岔河镇民兵大队长许圣瑶家房屋12间,烧毁于忠桂、于忠福两户房屋10间。


同月苏中四分区反“清乡”取得决定性胜利。从1943年4月起,计作战2600次,歼灭日、伪军5600人,捕杀奸特1400人。


11月16日日、伪军烧毁如东潮桥陈朝文等4户房屋16间及全部家产。


11月22日重新占据如皋石庄的日、伪军向北“扫荡”如西抗日根据地,如西独立团于岔林港、大小腰庄组织拦截。战斗从上午11时一直打到下午4时,毙伤日、伪军60余人。日、伪军不支,向如皋城逃窜。此役,如西独立团伤亡较大,二连指导员潘云在激战中牺牲。


11月24日姚尧所带的黄海大队袭击如东岔河下乡的日、伪军,俘9人。


11月兴东泰特委撤销,成立紫石县委,归苏中三地委领导。紫石县政府重新划归苏中第三行政专员公署领导。


12月初通海自卫团在南通县坝头镇管家木行头击毙日军10余人,击毙伪警察1人、俘虏10余人。


12月23日启东圩角镇伪军巡至今群益村北埭办喜事的黄启元宅,抓走群众21人,以此勒索粮食1000多石。


12月26日东南行署主任、县警卫团团长王澄和海启县委书记、县警卫团政委鲍志椿在巴掌镇西北陈富园宅遭日军特工队袭击,不幸牺牲。


1944年年底,日军在启东江家宅沟南边学校体育场(今海复镇中心小学操场)活埋28个人。


同年如东南港蔡廷高(二老大)、戴一元(老大)、缪树龙、蔡圆香带14名船员装运小麦、棉花与日军巡逻艇遭遇,全部遇难。



1945年


1月苏中四分区专门学校成立。


2月8日驻如东汤园的日军下乡“扫荡”,烧毁红星乡夹路村吉淑英等3户房屋10间及生产生活用品。


2月18日驻守海门包场镇据点的12名日军,纠集伪军20余人,去鲜圩港盐灶收盐税。途中,一路烧杀抢掠。途经朱家饭店(今属正余镇境内)时,与东南警卫团某连相遇。交火中,伪军死亡20人。


3月1日一架日军飞机迫降三余海滩,南通警卫团和地方民兵歼灭拒不投降的日本军官24人,缴获一批武器等军用物资。


3月20日日军下乡“扫荡”到如东丁家店村,烧毁18户房屋和其他财产。


3月27日日、伪军下乡“扫荡”,烧毁如东胡港村7户房屋33间及生产生活用品。


3月如东丰利日、伪军为报复我方镇压5个汉奸,纠集100多人到九家庄“扫荡”,烧毁陈先余等3户房屋14间及家具等。


3月至4月苏中四分区在东台三仓召开第一届群英会,评出英雄模范196人。


4月5日东南警卫团由启西区队、正诗乡民兵配合,攻下圩角镇据点,全歼1个“清乡”中队,俘获官兵80余名。


春如东马塘的日军下乡“扫荡”,曹埠的百姓闻讯逃跑,日军抓不到人,放火烧毁六总桥4户房屋11间。


5月上旬东南警卫团1个连在耕南乡民兵配合下,攻打南阳村据点,歼敌1个排,俘获伪军20余人枪。


6月8日海门抗日军民营救在宋季港附近坠机的美军飞行员。


6月28日地下党员崔奎、崔益山等兄弟3人被特工队活埋于海安三里庙。据不完全统计,伪特工队在海安活埋的干部、群众有200多人。


7月24日上午,由东北向西南飞来一架被美机追击的日机,在启东沈仓埭上空投下炸弹,炸死在田间劳动的农民7人,伤3人,炸毁房屋数间。


同日日、伪军窜至启东二厂附近,烧毁21户民房50多间,致使100多人无家可归。


7月26日紫石县团和三分区特务团一部攻打夏朱税警、伪军,歼敌近百人,攻击部队伤亡100多人。


8月7日启西区队在启东二厂河北伏击伪军1个排,毙伤伪军8人,区队班长黄启东牺牲。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8月21日东南警卫团在海门麒麟镇西大悲殿附近公路上伏击300余名西逃之敌,毙俘伪军130余人。


8月下旬沈坚如、梅永熙率东南警卫团一部和海防团1个连,首渡崇明,打下鹤宫,全歼伪军1个大队。


8月23日伪军一O二团团副和自卫团团长金雁秋受师长陈才福指使,带兵烧毁曲塘镇郊区101户住房。


8月至9月金沙镇、汇龙镇、茅镇等相继收复。


9月15日如西、如皋、泰县3县组织县区武装和民兵攻城大队1万余人包围如皋城。18日,苏中部队及通如纵队开抵如皋,投入战斗,21日收复如皋城。丁堰、林梓、白蒲伪军相继南逃至南通。


9月20日第一次解放如皋丁堰镇,共歼伪军60余人,抗日部队29位战士牺牲。


9月22日苏中行政公署决定,如西县更名如皋县,原设在如皋东乡的如皋县更名为如东县。


秋苏中四分区抗日烈士纪念亭在东台三仓河建立,纪念四分区为抗战牺牲的3800多位革命烈士。


1945年日军奉令撤退,临走时将关押在通州严家园一间房屋的五六十个无辜者放火烧死。在新坝“清监”,多次组织屠杀,其中一次一次杀害9人。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