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肆虐崇川纪略
发布时间:2018-09-08     



1938年3月17日,南通城沦陷,日军奴役下的南通人民陷于灾难深重的境地。 

 

(一)轰炸基督医院

 

早在南通沦陷前南通城就遭到日军轰炸。

 

南通基督医院为美国教会基督会上海教区在南通开办的医院。基督医院被轰炸前,医院在院顶画了美国国旗。当时院方认为,作为非交战国的财产,可保无虞,而且医院是非军事目标,国际法规定,即使在战争期间,也不得对敌方非军事目标和平民百姓进行袭击。但日本侵略军置国际法于不顾,悍然轰炸基督医院。

 

1937年8月17日(农历7月12日)9时30分,日机4架从东南方向俯冲南通城,在白塘桥上空投弹,一名正在基督医院病房楼顶刷油漆的瓦工被炸弹从楼顶震落,身受重伤。10时30分,日机向医院投弹三枚,其中两枚击中病房楼,另一枚在楼旁爆炸。炸死医生2人(林克贞、王道炜)、化验技士1人(申佩宜),护士3人(朱永鸾、常竹生、徐瑶),工友6人(陈五、张三、宋师母及三名瓦工),病员7人(杨淦等)等共19人。炸伤护士6人(许丽卿等),工友4人(顾连生、陈嫂子等)。

 

这次轰炸,医院病房楼被炸成一片废墟。医疗器械、药物大多被炸毁。此外,美籍管理人员浦尔琪住宅及临近民房20多间也被炸毁。轰炸后,医院业务暂停,医务人员分别转移至芜湖戈矶山医院、上海瞿直甫医院、如皋长老会医院等。

 

(二)毁坏姚港小学

 

1938年3月17日(农历2月16日),日本侵略军板垣师团饭冢旅团5000余人从姚港登陆。一部分日军闯至姚港小学,烧毁学校教室2间。随后窜至附近村庄,杀死平民1人,奸淫妇女2人。致使姚港小学长期不能复课。

 

(三)制造麻虾子榨惨案

 

麻虾子榨位于原南通县第一区陆学乡,(现崇川区星火村)。有村民10多户,还有酒厂一座,油坊一座,小吃店2家。

 

1938年5月8日(农历4月9日),一队日军从南通城出发下乡“扫荡”,见房就烧,逢人就杀,仅有10多户人家的麻虾子榨被付之一炬。无辜平民25人被杀死〈吴瑞云、王凤姑娘(女)、管俊财、孙云龙、王姑娘(女)等〉。致伤14人〈季夕珍(女)、周连生、周美姑娘(女)、徐时(女)、顾领姑娘(女)、秦彩姑娘等〉,徐时被子弹击中右手,留下残疾。顾领姑娘当时生下二儿子刚两天,被枪弹击中左手臂,血染红了衣服,无法脱下,用剪刀剪开被血痂凝固的血衣,在床上躺了40多天才能下床。烧毁房屋121间,捣毁村民丁王配家织布机一台,季金天家榨油设备一套。

 

(四)制造川猫儿河滩惨案

 

川猫儿河位于原观乐镇(现观音山镇)二桥村和国胜村之间流入通甲河的南北界河。河的两岸与通甲河北岸交汇的拐角处,世代居住着任姓和张姓的20多户村民,史称任家园和张家园。日军在制造了麻虾子榨惨案后,又一手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川猫儿河惨案。

 

1938年5月8日,听到枪声的任家园、张家园群众纷纷逃跑。来不及逃跑的老人、妇女、儿童即藏在川猫儿河芦苇丛中。日军在放火焚烧房屋后,四下搜索,发现芦苇丛中有人,便架起机枪疯狂扫射,复用刺刀向尸堆乱戳,顿时,鲜血染红河滩,共有108人在枪弹和刺刀下丧生。李素姑娘抱着出生只有两个月的婴儿正在喂奶,子弹穿过婴儿头部,击中母亲胸膛,母子两人双亡。张金寿一家8口,全部遇难,任玉才一家3代,无一生还。任玉坤全家18人,有16人被打死。日军还烧毁房屋250间。

 

为纪念在这场惨案中死亡的无辜群众,中共观音山镇委员会、观音山镇人民政府在纪念抗战胜利40周年时,在川猫儿河旁建“血泪滩死难同胞纪念碑”一座。

 

(五)制造新港镇惨案

 

新港镇位于狼山镇东3华里,有住户300余家,人口1000余人。1938年3月17日,一小队日军窜到新港镇,6名妇女被强奸。3月25日-30日,日本侵略军数次到新港镇烧杀。

 

3月25日,日军来到新港镇,在城隍庙杀死1名青年。

 

3月27日,一卡车日本兵又窜到新港镇,一下车就用机枪扫射,打死平民18人(其中有轧水面的俞风池、卖黄豆芽的蔡老太)。

 

3月28日、29日,日军两次窜到新港镇,见房就烧,烧毁房屋1300余间。打死无辜群众40余人。

 

3月30日,日军窜至和新港镇相邻的狼山,抓走7人,在黄泥山附近杀死高泽民(在山顶卖香烛)、邹顺发(修理支云塔的工人)、沈金堂和黄少堂4人。日军在新港镇的数次烧杀中共杀死群众72人。

 

(六)毁坏中国第一座博物馆——南通博物苑

 

南通博物苑是中国地方性综合博物馆,由民族实业家张謇创建于1905年,占地71800平方米,苑内有4个陈列馆。1914年编印的《南通博物苑品目》,共收录文物、标本2973本,1933年增至3605号。每号一件至数件不等。日军在南通沦陷不久,即入侵博物苑,霸占博物苑为日军的马厩和基地。1981年,在博物苑的南草坪西南角发现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故陆军步兵军曹如谷秋文之墓”,昭和13年8月13日战死,建立者中队长石桥大尉、小队长谷秋少尉字样。日军大量掠夺破坏馆藏文物,新中国成立后,南通经反复核查,仅存抗战前藏品100余件。被日军劫毁的藏品中,有许多十分珍贵的稀有物品。如三叶虫、货币虫、侏罗纪羊齿植物、白垩纪植物化石;有商代父佳鼎、周辛父剑、梁武帝时筑的释迦牟尼像、永乐大典(一本)等。

 

(七)日军侵占、洗劫南通医学院

 

南通医学院前身是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1912年3月由张詧、张謇创办。1913年5月张詧、张謇购地11亩7分,扩建院舍,设诊病室、手术室、产科室、病房等。1927年8月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改建为私立南通医科大学。1928年8月,南通医科大学与私立农科大学、私立南通纺织大学合并组成私立南通大学,南通医科大学遂为南通大学医科。1930年11月,私立南通大学经国民政府核定改名为私立南通学院,南通大学医科随之改称南通学院医科。

 

20世纪30年代,南通学院医科逐步发展,1936年在校学生162名,教职员31名。1934年成立南通学院医科浆苗血清研究所,先后研制霍乱无毒病菌苗等10多种生物制品。1936年增设解剖学、生理学、细菌学、病理学、寄生虫学、物理学研究室。仪器设备有显微镜、照相机、人工太阳灯、高压消毒锅、大蒸汽消毒器、电气离心沉淀器、电气保温箱、冰箱等,显微镜增至30多架。

 

南通学院医科投资巨大。据南通医学院院志记载: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时期,1912-1916年5年经费31952元。校舍建筑费13740余元,附属医院校舍建筑费16400余元。南通学院时期(抗日战争前),1934年全年经费192148元,其中医科48110元。

 

1937年下半年,日本帝国主义扩大侵略战争,南通学院被迫停课,医科及其附属医院内迁。1938年南通沦陷,校舍大部分被日军侵占,北院总办公室及图书馆被日本江北公司侵占,医科、农科(东二院)房屋为日军兵营,唐闸纺科房屋被当做警备司令部。家畜场、蚕桑讲习所、苗圃60余间房屋被拆毁。仪器设备损失殆尽。1938年8月南通学院迁上海,农科、纺织科复课,医科中断。

 

(八)开设纵容鸦片馆毒化南通人民

 

日军侵占南通城后,设立毒品机构——上海宏济堂南通分堂,为通、如、海启数县的总发行,拥有资金黄金1千两,月销烟土1万余两。有“十大公司”、“八大家”、“十姐妹”等贩毒集团。其中有一秘密组织名为“燕子窠”,主要是在日本浪人的包庇下进行毒品的买卖。这类毒品的原料是日本浪人从他们本国贩来,而后在“燕子窠”进行原料或制品批发。所有伪组织都不敢管“燕子窠”。在日伪政权的纵容下,当时城区有17家土膏烟馆,65家售吸所,销吸烟土占总量的一半。日军投降撤军后,南通城进行了全面禁烟运动,据资料显示有名有姓的烟民就有707名,且90%以上为30-60岁之间的青壮年劳动力。

  

 

日军侵略造成南通城大量人口伤亡。

 

1937年抗战开始时,南通县第一区人口为230000人,战后人口为198640人,净减31360人,占总人口的13.6%,超出正常亡率6倍。崇川为第一区的城区,人口密度高于农村。按净减人口的70%计算,崇川净减人口21952人。

 

抗战时期崇川直接伤亡总数(以日军轰炸基督医院、制造的麻虾子榨、川猫儿河、新港镇等惨案计算)276人。其中死亡225人,伤51人。抗战时期崇川间接伤亡总数1.9万人。

 

主要伤亡分别为:

 

轰炸基督医院死亡19人,伤10人。

 

麻虾子榨惨案平民死亡25人,伤26人。

 

川猫儿河惨案死亡108人,伤2人。

 

新港镇惨案死亡72人,伤13人。

 

抗日战争期间崇川直接伤亡人员表

 

(略)


 

日军侵略给南通城造成巨大财产损失。

 

抗战期间崇川财产损失总计(经反复查阅档案、文献资料,因缺少佐证材料,仅以八项专题调研为基础统计。下同)1125310元(1937年法币)。其中社会财产直接损失953140元,间接损失21500元。居民财产损失150670元。

 

抗日战争期间崇川财产损失统计表(1937年法币)

 

(略)

 

 

日本侵略军在崇川烧杀掠夺的,给崇川人民带来沉重的灾难。在日本侵略军轰炸基督医院、制造的麻虾子榨、川猫儿河、新港镇惨案中,造成直接伤亡276人。在日军侵占南通城区长达8年的时间内,造成间接伤亡总数1.9万人。以8个专项调研课题为主统计的财产总数计1125310元。在8个专题调研中,由于毁损中国第一座博物馆——南通博物苑,日军掠夺、毁损的大多数是珍贵文物,无法估算其巨大的价值,没有统计在内。

 

(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造成崇川人口大量伤亡。

 

一是屠杀。日军在侵占南通城区(崇川)最初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就连续制造了一系列惨案,对我平民进行血腥屠杀。仅在川猫儿河就一次性屠杀108人。其中3户村民被杀绝户。

 

二是摧残。日军无故殴打普通群众是家常便饭。对妇女更是极尽蹂躏。侵占南通城区后,四处抓来中国妇女供其淫乐,在前述惨案中就有8名妇女遭到强奸。

 

三是压迫。日军侵占崇川期间,人民流离失所,大量人口走失,造成城区人口锐减,平均每5户中就有1人被迫离乡背井。

 

(二)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给崇川经济社会财富带来巨大损失。

 

一是抢劫。日军在南通城区内到处抢夺民产民财。南通博物苑珍贵文物被抢十有其九。大量金器、玉品、字画被抢夺一空。许多店铺遭抢被迫关门歇业。

 

二是破坏。对抢劫不走的财物大肆破坏。如南通博物苑南馆收藏的大铁佛除头部尚完整外,身躯支离分裂。连苑内饲养的白鹤也遭抢杀下酒。更令人痛恨的是对学校的破坏。南通学院医科的大量玻璃仪器被毁。校舍仅剩断墙。

 

三是掠夺。日军侵占南通城区后,勾结洋买办、日本浪人垄断城区的经济、金融、商行,疯狂掠夺崇川财富。仅通过开设鸦片馆就掠夺财富548万余元。日本侵略军还高价强行推销东洋货,搜刮民财。

 

(三)日本帝国主义从精神上麻醉、毒化南通人民。

 

一是推进奴化教育。日军侵占南通城区后,责令所有小学讲授“中日共荣”、“中日亲善”内容的课。在中学责令开设日语必修课,宣传“大和民族”的优越,企图掩盖侵略罪行,从精神上瓦解南通人民抗日的斗志。

 

二是兜售毒品,毒化南通城。日军支持纵容日伪人员在通城遍设鸦片馆。不少人因吸食鸦片而倾家荡产。城西一家张姓草行老板的父亲因吸毒中毒而死,家产全部卖光,自己和母亲乞讨为生,弟弟被迫做和尚,妹妹沦为妓女。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