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螺蛳
发布时间:2020-06-20     


小时候,外婆常叫我们小孩儿“猜猜儿”,就是猜谜语。她说:“淤泥小物真奇怪,骨头生在体皮外,胡须长在牙齿底,帽子像只平顶盖。”又说:“生的是一碗,熟的也是一碗,未吃是一碗,吃了还是一碗。”都是指的一个东西,谁猜对了就是个聪明的孩子。小伙伴们听了都一个个目瞪口呆,世上哪有这种奇怪的东西?骨头长在身体外,吃了也不会减少。大家乱猜,都牛头不对马嘴,始终无人猜中。外婆只好说出谜底,原来就是我们经常吃的螺蛳。


螺蛳,是方形环棱螺的俗称,通城近郊一带称为螺儿。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螺儿是农村孩子最易获得的解馋食物。家乡农村,沟河纵横,家家户户都依河而居。沟河两畔,绿树成荫,沟坎芦苇满坡,盛夏犹如悠长的绿色屏障,寒冬枯枝落叶飘进河水里,渐渐地变成了腐殖质,这就为螺蛳生长、繁殖提供了足够的营养。因此,有河沟的地方就有螺蛳,当然还有河蚌等。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在小伙伴中我是摸螺儿的高手,家里要吃螺儿,唯有我去干这活儿。那时,生产队里有个夹泥师傅,一年到头专为社员家夹河泥积肥,夹出的河泥都堆在河边或田边,河泥中的螺儿便陆续爬到泥堆的表面,而且越来越多,常吸引着我们小孩的眼球。一经发现,我总是提只竹篮或木桶,抢先到达泥堆处捡螺儿,运气好也能收获几只河蚌。眨眼间,小伙伴们都蜂拥而至,抢地盘,甚至赤脚向泥堆中心去捡。一场捡螺儿战结束,我便高兴地跑回家,这次我捡的螺儿最多,急着要炒了吃。母亲说,要放入缸盆里用清水养起来,让其吐出污泥杂质。


十一二岁的时候,我跟着西邻的大堂叔学会了游泳。每到盛夏时节,我总喜欢下河避暑降温,水性也不错。母亲说,何不拿只木质脚盆摸螺儿,既洗了澡又有了螺儿吃。从此,下河摸螺儿便成了我夏日的一种爱好。这种水中小活儿,没有什么绝技,只要不怕污泥浊水,又有水性,人人都会干。螺儿常生活在河边浅水下的污泥中或芦苇根部中,我总是从水踏处沿河边开始摸,下巴紧靠水面,两手在污泥中乱找,就像瞎子一样,全凭感觉,觉得手上摸到几只就放入盆内。不过,时刻要当心,预防被蛇咬。就这样沿着河边摸下去,个把两个钟头,就能摸到一盆,一顿美餐足足有余。还有一种方法叫耥螺儿,这是大人的活儿。当时有些人家备有一种小型网具,叫 “耥网”。取一根五六米长的竹竿,竹根一端安装一根米把长的竹子与竹竿垂直,然后系上一口三角形的小鱼网,精美小巧的“耥网”就制成。清明前的螺儿,肉嫩味香,农村人总想品尝一下。水温偏低,只有用“耥网”才能耥到螺儿。有时我也向邻居借“耥网”耥螺儿。耥时,先将“耥网”投入河边水下河底,然后双手握着竹竿用力下压向前推进,来往多次,觉得网里有货就起网,并将网倒扣在地上(有时还有河蚌)。不消多少工夫,就能耥到几斤螺儿。


那时农村人舍不得吃五香螺儿,一般都是水煮后挑出螺肉和在菜里一起烧了吃,也有人家用螺儿炒韭菜或大蒜,那就更可口有滋味。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