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名医朱子青
发布时间:2020-05-21     作者:朱瑞浚


著名中医,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主任医师朱子青,名炳榕,字子青,以字行。清宣统三年(1911)十月初三戌时朱子青诞生于石港土山客居。朱子青出生的翌年,因父亲一人工作无法维持全家生活,母亲遂携子青和二哥炳球返回老家,以耕种5分土地,外加日夜纺纱来维持生计,生活十分艰苦,日食两餐,不时断炊。但母亲粗有文化,并深知读书的重要,1916年,朱子青6岁,即送他入学,呈塾师陈翔芝“把笔封”二百文,陈师给取学名炳荣。不久,因学费不足,被迫停学,自该年春至次年冬,朱子青在陈师家帮工两年,凑足学费,至1918年春,才正式入学,是年,子青8岁。此后,以半工半读的方式,在私塾里学习了3年。


1921年秋,朱子青得表兄李仲璞资助,到南通师范附小读书,插班二年级。至五年级时,因胸痛病停学,时年14岁。嗣由在掘港做裁缝的长 兄炳桂带回养病,并从老秀才习希嫌学习古文半年。习希嫌给他改名为“炳榕”并为其取字“子青”。回到家后,朱子青白天随母亲从事田间操作,夜晚则苦读古文不已。不久胸痛病复发,西医诊断为化脓性胸膜炎,中医诊断为肋疽,并由顾姓中医开刀。术后创口长久不能愈合,并日见消瘦,痛苦不堪。后经张蓬元医生治疗,一月而愈。长期的病痛,使朱子青萌生了学医的理想,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代良医,以救受疾病煎熬的病人于水火之中。


1928年,朱子青18岁,由表兄李仲璞及二兄炳球资助,拜顾驭良为师,学习中医,为期5年。顾先生擅长内、妇、喉、痘等科,临床经验丰富,对学生的要求也极为严格。前3年,朱子青在顾师的指导下,精读了中医经典著作,其中《内经》《难经》《伤寒》《本草》《脉学》等均能自首至尾背诵。第四年,随师实习。顾师没有子女,见朱子青勤奋,遂将祖传经验方,特别是不传人的喉科秘方及痘科诊断治疗经验完全传授给他。


朱子青开业行医后,还先后师从承澹安、周 星一、恽铁樵学习西医知识、针炙和中西结合的 理论。23岁时到上海大中医院学习注射技术,43岁时还参加中医进修。事实上,他一生都未停止对医学知识的学习、探讨和研究。


从顾师学医的这段时间,是朱子青生活负担和精神负担最重的时期,1930年(庚午)农历十一月十五日,他父亲患肺结核病逝世。两个兄长均在外谋生,侍奉年事已高的母亲的重担落在了他的身上。


1932年正月,朱子青在陆洪闸西五步口住宅 设立“农民医局”,正式开业行医,病员百分之九十为农民。


1935年12月,朱子青25岁结婚。夫人单焕英,姚港单公荣山的长女。婚后,单焕英侍奉婆母起居,照料夫君生活,培育子女成长,还尽力参加农业和手工业劳动,为家庭奉献了毕生的精力。


朱子青开业后,努力钻研业务,勤奋学习,勇于实践,医疗水平不断提高,很快成了闻名一方的名医。1937年起,先后设分诊所于城东湾子头、南门新城桥及长桥。


1938年,日本鬼子占领通城。退入乡间的中国军队曾组织攻城,未克,部分伤员撤下,由朱子青负责治疗。


是年,朱子青骑自行车出诊,遇下乡的日本鬼子,被日军拘捕,指称他是抗日游击队,关押十几天,家人焦急万分。关押期间,巧遇一名日本军医,与他的老师恽铁樵是东京帝大医科同学,见朱子青能熟背《伤寒论》全册,才确认他为医生。加上他的大表兄李伯蕴出钱营救,方脱虎口。回家后,即携妻儿到大丰避难,数月后回来。


1946年,朱子青担任市育婴堂义务堂医,1947年秋,鉴于他在担任堂医期间的无私奉献和杰出成就,张謇之侄张敬礼特赠送木刻匾额一幅,上书“保赤功高”4字,自通城由鼓乐开道,送至五步口朱子青住宅安于堂屋正梁之上。


1947年,朱子青担任私立南通中医专校儿科教授。1952年,他和顾沛霖、单锦虞在八厂街组建“工农联合诊所”为诊所负责人。同年,受聘于通棉二厂,为特约中医师。1956年,担任南通市支援吸血虫病防治中医组组长,赴东台县参加血防工作半年。回南通后调任南通市中医院内科主任。1971年调任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


朱子青从医50多年,在许多领域有杰出成就。例如,他与南通医学院附院及传染病院合作,进行白喉及并发心肌炎的治疗研究,其成果整理成论文在全国中西医合作会议上宣读,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认为他发明的针刺阙上配合中药治疗白喉并发心肌炎的疗效,达到国际水平。又如,朱子青根据《内经》灵枢五色篇的二十四句经文发明的“面针疗法”,经江苏省针炙研究所及上海、青岛等地实践,认为有效。此项发明被列为1960年江苏省69项科技新成果之一。再如,流行性脑炎等脑疾患的后遗症有行动障碍、失听、失语等,朱子青经多年研究,几经修订,整理出一内服中药配方、一内服丸药、一喷喉的粉剂(丸药和粉剂由他自行研制),三者综合使用,脑疾患后遗症的治愈率达99%以上。许多哑子、聋子、瘫子用了他的药,成了完全健康的人,疗效近乎神奇,有大量患者的来信和照片为证,使人不得不信,他在《华西医药杂志》《江苏中医》等刊物上发表的学术论文有8篇,晚年,他抓紧整理经验、心得,著有《传染病学》《内科学》《儿科论治学》等3部文稿共数十万字。


朱子青幼年性格懦弱,成年后性格内向,不善言辞,遇病人问话太多时不嫌烦,只说“吃完药再说”。许多病人3剂药吃完后再来,病已痊愈,对他说了许多感激的话,他却常常无言以对,默然而已。他虽生性懦弱,但遇重大是非关头,都能仗义挺身。1945年春,八厂驻军下乡,欲砍邻居顾家的一棵大桑树,他闻讯后赶到现场,指斥军队鱼肉百姓,士兵大怒,将他捆缚押往八厂驻军队部。村民知道后,顷刻召集100多人,赶往八厂驻军队部,与部队相持。部队营长听说被缚者是南通名医,又听说有上百农民围困八厂队部,当即从城里赶到八厂,将他松绑,并将肇事军士捆缚跪成一排,鞭刑处分,以释众怒,村民燃放鞭炮,一路护送朱子青回家。


朱子青医德高尚,遇有穷人就诊,不收诊费,还免费送药。20世纪30年代南通霍乱大流行时,他免费为全村乡亲注射防疫针,使周围数里无患霍乱者。参加工作领取工资后,在家看病从不收费,有时还要代付挂号费。他患有肺结核、肝炎、头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传染病活动期,坚持不接触病人,活动期一过,哪怕身体再差,立即恢复工作。由于他的工作卓有成效,医德有口皆碑,政府先后授予他市先进工作者、省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江苏省省长惠浴宇曾为朱子青签发奖状。1961年,朱子青去北京参加会议,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这在当时,是国人的最高荣誉。


他在繁忙的医务工作之余,还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曾先后担任南通县中医师公会理事兼编审组组长,南通市医学研究会委员,市中医师工会委员,市医师给证审查委员,市医卫协会委员,全国中华医学会会员,市西医学习中医班讲师。他还是南通第三、第四届政协委员。1956年参加中国农工民主党,任农工民主党南通市中医院支部主任。


他带过的徒弟有顾沛霖、王则五、陆之枢、单锦虞、陈淑清、吴孝孚等。现在已是南通市中医界骨干的程聚生、陈幼清。丁明君等,20世纪 60年代都曾在市中医院中医学徒班学习过,朱子 青是该班主要讲师,这批医师均尊朱子青为师傅。


1988年8月31日,朱子青突发心力衰竭,经抢救无效去世。葬于南通市明星公墓。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