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市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12-18     作者:王太祥

 

(1987年3月)

 

今天召开的是党史工作会议,请允许我提议,为原党史征委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纪力同志的逝世,表示哀悼。默哀!

 

几年来,南通市党史工作的成就和发展情况,杨桐同志已讲过了,我作为原征委会主任,在这里作一反思和回顾。今天的党史工作是在原地委、市委所进行工作的基础上进行的,这要追溯到50、60年代。下面我要讲这个问题。这是第一点。原各级党史征委会的委员、办公室的同志来自一、二、三线。这支队伍是一线、二线、三线同志组成的,他们勤奋工作,这是第二点。第三点,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是靠过去的老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是靠各个部门的支持,包括今天到会的军分区、财政、教育、公安、邮电等部门的支持。再有是靠党的领导,中央征委会每年对党史工作都有明确的要求,每个时期都提出有战略性的意见。比如说,普遍发动、广泛征集到重点征集、专题研究等等。要求我们及时抢救资料,以史育人、以史为鉴,为今天两个文明建设服务,为祖国统一服务。省党史征委会每年也都有工作部署,市、县征集工作也是在市、县委关心、支持下进行的。所以,回顾过去的成就,应该看到过去的基础,看到征委会、办公室同志的努力,看到老领导支持和老同志的关心,成就的取得,最关键是党的领导。

 

南通市的党史工作在50年代就开始了。当然,当时提出搞党史,没有现在这样明确,也没有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只是收集历史资料,编写了一些东西。地委搞出了红十四军资料,开展过纪念红十四军的活动,演过反映红十四军斗争的戏。刘瑞龙同志写《回忆红十四军》,最早开始只是简单的初稿,后来有了一个比较详细稿子,这个稿子市委派同志参加搞的,地委也派宣传部的同志帮助整理。市委搞出了大生一厂工人斗争史,并用文艺的形式反映工人的斗争。另外,收集了有关通师建党和南通中心县委书记顾臣贤等人的资料。这些,是我市写党史的基础。解放后的历史,也写了一点,地委编写了《江海红旗飘》。60年代,我们又搞大生集团史,1962年前后,邹强同志请有关人员搞南通土布史、盐运史、金融史,后来又搞出张謇日记。“文化大革命”一来,这些资料有的被烧了,也保存下来一部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通过拨乱反正,各项事业在前进,我们党史工作也在这个历史条件下得到发展,出现了今天这样的好形势。这是从我们搞史的历史上看,历史前进是曲折的。

 

1983年,地、市合并前,地、市委都有党史资料征集领导小组,工作各有基础。市委在1982年后,邀请各地老同志,召开了通城地下党秘密工作史料征集座谈会;地委于当年秋天,也召开了苏中四分区反“清乡”斗争史料征集座谈会。这两个会议,都征集到大量史料。在当时的活动中,我曾以参观学习的名义到南通县研究过党史工作,曾以老同志的名义三次到掘港参加如东革命斗争史料的审稿、定稿。地、市合并后,我是二线了,担任征委会主任。我和同志们共同努力,负责统筹安排,制订规划。下面办公室负责具体日常工作的组织实施。重大的事情我都参加讨论。回顾起来,我做了些工作,但没尽到责任。如果说有成绩的话,归功于我前面说的四点;如果说是不足的话,我负主要责任。因为征委会各位委员每年只开两次会,他们是不坐班的“教授”,在家办公。我是“副教授”,没有天天到办公室,一会儿到政协,一会儿到党史办,只能在重要的课题上和第一线同志一齐跑跑。跑天津、北京、哈尔滨,访问粟裕、陈丕显、钟期光、姬鹏飞、陈伟达、韩念龙等老领导。另外王敏之同志在家写了《在暴风雨中》,这是南通的“文化革命小史”。这些说明,征委会是做实事的,是“教授”,不坐班的工作班子。特别是很多老同志,虽不是征委会成员,但也关心和参加党史工作。袁广文同志已经离休,他团结三线人马,不下几十次奔波东陈、丁堰、白蒲等地征集史料;党校陈汝明、黄一良同志为出版《回忆红十四军》一书花了不少心血;周冶农同志为如东革命斗争史的编成做过大量研究工作。办公室的人手虽少,却是一支精干、团结的队伍。工作中小矛盾是有的,争论问题面红耳赤,但在个人名利问题上,抱谦让的精神。

 

在完成工作方面,每个历史时期都有材料,现在是怎么把线串起来的问题。一、二战时期农民运动问题,红十四军问题,已大体有了个底;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东进前的江北特委问题已差不多了,东进后即1941年、1942年这段没完全写好,1943年以后开始的反“清乡”斗争已搞好了。解放战争史料现在正在征集。总的说来,我们南通地区一、二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史料,在基本方面,主要的东西已收集起来了。在这个基础上,全面地把一、二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历史整理、编写出来,仍是个很大的工程,但已有了很好的基础。前面讲到,这些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党的历史是几十年千百万人在社会实践中积累出来的,是多少烈士的鲜血凝成的。

 

除此之外,南通市的专业史工作已开始搞起来了。

 

刚才,明勋同志讲了,写史本身,不是为哪个人写的,是为了对后人有个交待,也是为了借鉴历史,为了统一祖国、振兴中华,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以及建设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服务,达到以史育人,以史育己的目的。在这期间,我们要感谢苏中子弟兵23军给了我们宝贵资料; 感谢支持党史工作的各级领导、各个单位、各位老同志,这是我要向同志们汇报的一段。

 

借这次机会我还想讲点在以后工作中所要注意的几点。我们注意到,我市党史工作是有基础的,但要前进,必须努力,要按照中央要求,联系我们的实际情况,制订我们自己的长期规划、短期规划,实施措施。还有一个就是党史班子不管人、财、物,比不上搞经济项目。我们要点钱要靠争取,向市领导讲,向财政局、行政处讲。现在是有一点重视物质文明,对党史工作迫切性不够注意。实际上党史工作有一个抢救的迫切性。参加过南通地区一、二战斗争的领导同志,健在的只有张爱萍、刘瑞龙、黄火青以及南京的陆景槐等为数不多的老同志了。抗战时期的唐守愚、陈伟达、周一峰、钟民、洪泽等老同志,他们都70多岁了。解放已38年,解放初参加工作的同志现在也已60多岁,因此,现在不但要抢救解放前的史料,而且还要抢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史料。我们的党史是共产党的历史,共产党怎能不把自己的历史写好呢?

 

要搞好党史,我感到一个工作班子,要有奋发的精神,这就要关心党史工作者。我们曾为他们的住房、工资及爱人工作安排等问题讲过、跑过。我想,这就是工作,就是对同志的关心,也是我们队伍能够战斗的一个重要因素。老实讲,党史办是“清水”衙门,是“大葱烧豆腐——一清二白”。人家最多借你两本资料看看,别的没有油水,没有电饭锅、毛毯、海蛰皮。到下面要东西,人家看点面子,给你几十瓶酒,几百斤鱼就了不起了。党史工作者生产的是精神食粮,我们不能要他们天天吃精神。所以,党史工作者应受到尊重,他们是搞研究工作的,请诸公各位要理解党史工作部门,党史工作的同志也应该由此而奋发。这是我们要注意的第二点。

 

第三点,我们注意实实在在干工作,不搞花架子,求实存真搞材料。有疑点,有分歧,决不含糊,尽一切努力把它搞清楚,写史搞花架子不行,不能搞一大堆美丽的词藻,形容的语言。这样写史是经不住历史考验的。

 

第四是我们注意了依靠老同志。老同志来,我们热情接待,恭恭敬敬拜望,不凭自己感情办事,尽量不在感情上得罪老同志。有些细枝末节的问题你说是小事,老同志一听就不大舒服。因此,办事要多商量,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有好处,尤其是对待史料,更需如此。写回忆录,有一个分量问题。这方面我们注意了,但注意得不够。

 

最后一个是我们要注意团结。办公室同志间要相互通气,可以不开会,但要通告人家,让人家知道。互通情报,共同商量,团结一致,拧成一股绳。团结很重要,团结就是力量。好了,以上讲的,是我作的反思和交待。我们的工作在今后历史考验中发现问题,我承担责任。归结起来,我对党史工作,只能说做了应有的努力,但无所建树,真对不起各位。今天讲这些话作为工作的结束。祝新的党史工作委员会工作做得比我们更好,步子更加坚实,计划更加周密,团结更加紧密,联系更加广泛,考虑问题更加周到,工作做得一天比一天好。希望市委对他们多关心、多支持。希望各县同志也大力支持党史工作委员会的工作。(根据录音整理)

 

(本文作者系南通市委原副书记、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原主任)


史志通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民意征集

主办单位:中共南通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南通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2014-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苏ICP备18056518号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505号 Design by : worldidc.cn